陈刚:特朗普和拜登谁更会打中国牌?

【熊猫时报讯】美国四年一次的总统大选,如今已经进入最后冲刺的白热化阶段。现任总统、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正在进行最后的拉票活动。正如往届总统大选那样,两位候选人都频打“中国牌”,生怕显露出对华的软弱而失去选票。

从历史来看,共和党的里根和民主党的克林顿比较会打“中国牌”,两者都以在选战时对华强硬而著称,而且都赢得了当时的大选,但两人就任总统后的对华政策却越来越温和,可见大选时的言辞并不必然与当选后的政策挂钩,但对大选结果有很大关系。那么,这次大选究竟谁更会打“中国牌”呢?

特朗普的“中国牌“特色

从表面上看,特朗普似乎更擅长打“中国牌”,这部分要归功于他的表演天赋(他曾是美国真人秀节目的主持人),也取决于他对推特社交媒体的娴熟运用。

虽然他曾经表示,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关系非常好,并且也乐意与中国在2020年1月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定,但随着冠状病毒疫情开始在美国蔓延,并一发不可收拾,特朗普立刻变脸,不仅指责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认为中国最初对世界隐瞒了病情报告,而导致了全球蔓延,而且随后开始在台湾、香港、南中国海、留美学生学者等问题上,频频与中国针锋相对,俨然把自己打扮成反华斗士的模样。

不仅如此,特朗普还公开宣称,中国更希望他的政治对手拜登当选,因为拜登和所代表的民主党对华更为软弱;而且拜登在当奥巴马的副总统期间,与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良性互动颇多,如果拜登当选,可能会继续延续这种亲密的私人关系。

从这一角度来看,特朗普似乎更擅长打“中国牌”,而这一特点对于一位现任美国总统而言,是很不寻常的。美国多年的外交实践表明,往往在选战中打出凌厉“中国牌”的是在野的挑战者,而非在任的总统。

前面所讲的里根和克林顿的例子,都是在他们挑战当时的总统卡特和老布什所发生的,而且他们都战胜了这两位当时奉行温和对华政策的总统。一般而言,在任总统比在野的挑战者更了解对华政策的复杂性,所以观点相对温和。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特朗普是一位很不寻常的美国总统。

然而,即便特朗普现在大打“中国牌”,如果他顺利连任,会否继续采取对华强硬政策,仍是存疑的。

从历史记录来看,如果美国总统连任,无论他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背景,都会在第二任期采取相对温和、友好的对华政策。这一点在里根和克林顿的第二任期的对华政策中都有充分体现,即便两人在第一任期初期,都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所以,特朗普如果连任,会否打破这种第二任期对华政策魔咒,值得关注。

拜登的胜算

拜登作为挑战者,本来应该主打“中国牌”,但无奈这副牌被特朗普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士抢走,再加上他担任副总统时与习近平的密切互动,使得拜登反而在中国问题上处于相对被动的地位。然而,拜登作为民主党内老牌政治家,基于自身丰富的从政经验,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应对策略。

一方面,拜登大打民主牌(民主党的一贯对华策略),认为中共及其领导人缺乏民主和良好的人权纪录,而这一点特朗普反倒较少提及。拜登对习近平的猛烈抨击,很难让人与当年两人的友好往来联系在一起,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也。但这在残酷的美国政治中相当管用。

另一方面,拜登也强调在经济上制裁中国的必要性,展现出比特朗普的“贸易战”及“科技战”还要强硬的对华姿态。拜登曾在中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表示支持,而特朗普将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视为“地缘政治经济灾难”,但现在态度已大为转变,更加强调美国的就业机会和经济安全。

拜登如今视中国为一个首要战略挑战,而且美国必须在对抗中国方面发挥领导作用。拜登强调外交和联盟的作用,认为特朗普严重破坏了美国和其盟友之间的关系,不利于美国发挥全球领导作用。拜登大打自由民主和人权的价值观牌,而这些也有别于特朗普的贸易优先的对华政策。从长远来看,这些意识形态领域的冲突,可能对中美关系冲击更大。

无论如何,拜登正试图摆脱特朗普团队给自己扣上的“中国傀儡”的帽子。目前民调显示拜登正处于优势地位,随着大选的临近,双方使用“中国牌”的频率可能会越来越高。但从出牌风格来看,特朗普的不确定性似乎更大。

从冠病康复的特朗普刚刚宣称,他的身体战胜了“中国病毒”,似乎显示他又靠“中国牌”得分了。然而,美国选民是否已经对特朗普四年的“中国牌”产生“审美疲劳”,只有等到大选揭晓才能知道了。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助理所长)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