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斗争里有哲学中美要思考

中评社香港11月17日电(评论员徐梦溪)拜登因为首先获得超过270张选票,赢得2020美国大选,这让搭载着中美关系、螺旋俯冲的战车,忽然遇上缓冲地带。过去两年,中美关系激烈对抗,处于建交以来少见的困难时期。美方从贸易战开始,不断挑衅中国,激化两国矛盾,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变本加厉。对此,尽管中方一直保持忍耐与克制,但面对美方逐渐升级的打压攻势,只能严厉对等还击。于是,从围绕新冠疫情的舆论战到中美互关总领馆,从相互制裁双方官员再到媒体战……这样的外交缠斗,在两国正常对话渠道不通的情况下,让两国关系的危险性更增。

彼时彼刻,中方外交上对美的回击,是对美国内右翼势力的回应,是适度的和必须的。因为我们必须对国内和国际社会说明事实真相,指出美国的错误所在和彰显立场。而现在,中美关系来到新的变化节点,两国都应务实判断形势,及时调整政策,力争让两国关系转危为安。

根据各种关于拜登对华政策的分析,如拜登顺利执政,中美关系存在缓和的可能,因为拜登对华将更加理性和克制,强力但聪明,但我们也要注意到,随着中国实力不断增强,中美结构性矛盾越来越突出,因此遏制中国是美国两党的共识,无论是谁在任上,美方对华态度都很难有积极改变。我们更不要忘记,在美国国内,有7100多万张选票支持特朗普连任的事实。

所以,对中方而言,在中美对抗的大趋势下,如何思考和设计之后中美关系的发展,需要我们运用哲学思维,尤其是掌握“斗争哲学”。中美的结构性矛盾是客观存在的,有矛盾就有斗争,与此同时,两国关系正处于紧要关头。在中美关系的新节点,我们不只要敢于斗争,更要善于斗争来化解矛盾、寻求和平与合作,放之于中美关系,主要有以下四个方向。

首先,如何发展中美关系其根本是要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可以说,从中美决定建交至今,期间经历了几次台海危机、中国加入WTO、中美南海撞机等重要事件,这一路处理中美关系时,我们都是以服务国家发展战略为根本,把握住这一方向,我们才能够保持头脑清醒和战略定力,做出正确的战略判断和战术决断。斗争,要抓住主要矛盾,对我国来说,当务之急,是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高质量的发展规划,需要一个有利的外部环境,而不能沉浸在与美国的激烈对抗中,反而干扰了自己的发展节奏和跑偏了方向。

其次,中美竞争并非零和游戏,要抓住机会扩大中美关系的合作面。中美的战略竞争是两国关系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从中国方面来说,中国的发展是为了中国人民的福祉,作为人口大国,中国的发展也将惠及全世界,但中国从未以削弱美国实力或妨碍美国发展为目标,更无意取代美国的位置,因为我们深知,在全球化时代,中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随着中美竞争的加深,我们更要把握竞争的“火候”,防止竞争转向冲突,我们要根据形势需要,“把握时、度、效,及时调整策略”,扩大现在中美关系中的合作面,保证中美关系斗而不破。接下来,在公共卫生、气候变化、经济复苏等议题上,中国都可以率先抛出橄榄枝,对美发出合作信号。此外,我们还要注重防止舆论被狭隘的民族主义绑架。

再次,在核心利益和原则问题上寸步不让,但要灵活管控两国分歧。习近平总书记去年九月在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曾明确了要斗争的五个“凡是”,划定了五种关系到我国核心利益的、触及到原则问题的红线,强调必须坚决迎战和战而胜之。必须要指出,尊重彼此核心利益是发展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中方在这些重大问题上没有妥协空间,不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不过,对于两国的分歧,要汲取历史智慧、灵活妥善管控。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积极因素”。比如,尽管此前美国右翼势力主张全面打压中国,但中方没将其与其他美国政客和美国人民混为一谈,而是重视美国国内和国际社会上的理性力量,劝说美方改弦更张。接下来,中美应尽快重建双方在各领域的对话机制,帮助两国增信释疑,为紧张的双边关系加一层保护罩。

最后,要在中美关系的竞争与博弈中,找寻两国关系的长期相处之道。斗争从来不是目的而是手段,我们要在斗争中谋求合作,在斗争中争取共赢。世界正经历百年大变局,变局之下中美的竞争与关系的调整将更加剧烈。中国正稳健地走在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的道路上,国家实力势必不断增长,我们把目光放长远,要基于新的国家实力、国际地位和国际关系现实,在同一国际体系内向美国争取崛起的空间和权利。我们要争取既能维护我国的根本利益,又能解决美方的合理关切,同时符合世界和平发展的大方向的良性竞争,从而形成中国与美国在同一体系内和平共处、共同发展的新范式。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