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犹主义再成翦除异见工具

【熊猫时报讯】近年英国坊间流传一个笑话,每当在野工党于民调中追近保守党,党内总会爆出反犹主义的丑闻。早前一项民调显示工党支持率以40%超越执政保守党,恰好此时出炉的英国平等及人权委员会报告抨击工党领导层纵容党内反犹主义行为,曾为人权律师的现任党魁 凯尔·斯塔摩( Keir Starmer)为此致歉,前党魁科尔宾却称有人出于政治原因将党内反犹主义问题严重夸大。不及半日传媒爆出工党将科尔宾驱逐出党,此举顿时于英国投下震撼弹,并且引发工党党内强烈震荡。

自科尔宾在2015年上台以来,围绕工党的反犹主义指控便无日无之。科尔宾于80年代担任国会议员,由于其一直坚持工党的左翼传统,与90年代起当政的 托尼·布莱尔亲资本家作风大相径庭,因此长年遭党核心排挤。2003年 托尼·布莱尔配合美国挥军入侵伊拉克,科尔宾跟随党内左翼元老本恩(Tony Benn)发动反战运动,公然跟党中央唱反调,令其与 托尼·布莱尔一派种下嫌隙。

科尔宾上台惹反犹指控

直到 托尼·布莱尔卸任后,工党在戈登·布朗、埃德·米利班德中间派领导下接连大败,令工党急欲求变,此时科尔宾毅然从后座走到前台,力挑党内众多中间派候选人竞逐党魁之位,吸引年轻人争相入党支持,让连年下跌的工党党员数目得以回升,并将 托尼·布莱尔以降的新工党路线拉回到左翼传统。

然而科尔宾甫上台,传媒便将其昔日与爱尔兰共和军会面、公然支持巴基斯坦人的言论全数抽出来大加鞭挞,甚至扣上恐怖主义同情者、衣柜里的反犹主义者等污名。党内外对科尔宾的攻讦更是无日无之,到2016年脱欧公投时中间派又以科尔宾未全力呼吁选民留欧为由发动倒阁。

工党时有爆出反犹主义丑闻虽为事实,但2016年英国国会内政事务委员会发表调查报告便指出工党反犹主义倾向未必比其他政党严重,况且科尔宾本人亦曾公开谴责党内发表疑似反犹言论成员,例如曾戏称把以色列迁往美国便可解决以巴问题和减轻以色列说客在华盛顿花费的工党国会议员沙阿(Naz Shah),以及称希特拉支持犹太人移民以色列为锡安主义的前伦敦市长利文斯通(Ken Livingstone)。

尽管如此,科尔宾本人仍一直受反犹主义指控纠缠不休。在2018年,他在社交媒体评价一幅描绘银行家操纵世界的壁画被批评为反犹主义,事后他为未对该壁画背后隐含的反犹讯息提高警觉而致歉,但平等及人权委员会的报告仍称他不为该投诉进行调查属于政治干预而有违反《平等法》之嫌。另外,报告称工党在科尔宾领导下没有为处理反犹投诉人员提供足够训练,有党员更以反犹言论骚扰犹太裔党员及否定对他们的反犹主义投诉为伪造或抹黑。今次不否认党内存在反犹问题的科尔宾认为报告夸大,结果却遭 凯尔·斯塔摩作为凭据逐之出党。

对犹争议沦为政治工具

事实上工党一份内部报告早已指出,反犹主义指控为党内反科尔宾派系及党外政敌打撃其领导的政治工具。工党内部反犹争议明明一直存在,却在科尔宾上台后突然成为焦点议题,而每当工党在民调中上扬保守派报章总会爆出对工党或科尔宾的反犹指控,反观在保守党内一样大行其道的反移民、恐伊斯兰言论却从未得到同等关注。在此政治正确大行其道、取消文化唯我独尊的年头,任何稍为偏离标准的言论皆可构成歧视帽子,更易于成为政治工具打压异己。

反犹主义指控被利用作打压异己的工具在西方政界实在汗牛充栋,记得年多前美国的索马里裔新晋进步派众议员奥马尔(Ilhan Omar)指华盛顿内最有影响力游说团体之一的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拨出巨额捐助不少国会议员,质疑他们究竟是向何国效忠;此举引起政坛轩然大波,舆论直斥她为反犹主义者,与进步派早有嫌隙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更亲自出动草拟议案作出谴责,后来声援奥马尔的议员强烈反弹,才迫使佩洛西以不点名谴责任何种族歧视言论作结。

不论是美国的奥马尔抑或英国的科尔宾,他们的遭遇正正反证了以色列在英、美政界的莫大影响力。任何针对以色列游说团体对政客的巨额捐助、挑战以色列立国理据的锡安主义、批评以色列政府的巴勒斯坦政策或只是围绕此问题的玩笑,都有机会被扣上反犹主义的帽子,形同屠犹否定者或纳粹主义者般十恶不赦。这种做法骨子里只是务求将反对以色列政府的异见消灭于萌芽状态,然而如此“狼来了”式的滥用反犹指控只会令公众对犹太人失去同情,对于真正受暴力及恐袭威胁的普罗犹太民众来说只会造成反效果。

科尔宾的故事亦反映工党左右两派持续多年的派系斗争。 凯尔·斯塔摩狠下毒手将前党魁驱逐出党,使科尔宾在下届议会选举无法得到党内提名,等同宣判他的政治生涯死刑,其意旨正在于撃溃由科尔宾带起的左翼草根运动,不过对此极为反弹的基层年轻党员已扬言集体出走,因此有关事件势将加剧党内斗争。回顾上世纪80年代工党同样因接连败选陷入路线之争,左翼元老本恩坚持左翼路线,中间派则出走另立社民党,结果令工党十多年长期在野,方由托尼·布莱尔领导的新工党回朝执政。此次施郝之争,会否再令工党重蹈覆辙?

来源:01观点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