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核问题:拜登政府会重返伊核协议吗?

在本届美国总统选举中击败现任总统特朗普之后,当选总统乔·拜登将于明年1月20日正式上台,在这样的情况下,有种设想不断得到强化,即认为新一届美国政府将回归与伊朗就核计划进行谈判的进程,或者是重返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与伊朗签署的核协议(5+1)。

新政府的立场也进一步强化了这种设想。在宣布赢得选举胜利后,拜登提出了“美国回来了”的新口号,并将更大程度上地关注国内问题,包括重新整顿白宫、处理以经济为首的主要问题,以及新冠疫情。

在特朗普政府执政的4年内,美国对伊朗采取了极限施压的战略,特朗普在2018年5月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并对伊朗实施更多制裁,从而对伊朗产生了重大的经济影响。

当然,作为伊朗最大的反对者,以色列才是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背后的主要煽动者。以色列认为,伊朗是对其区域优势理论的直接威胁。

以色列方面认为,伊核协议将增加伊朗拥核的机会,此外,这项协议还从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开展行动和暗杀部分伊朗核计划科学家的能力。

伊朗并不隐瞒它征询拜登政府关于核问题的意见的事实,并且已有多名伊朗官员指出过这一点,特别是在这些意见不断显现,而美国制裁对伊朗经济的影响不断扩大之后。

战略打击

但是新的转变给以色列与美国在中东地区的盟国都敲响了警钟,在此期间,伊朗在其核项目上受到了战略打击,其代表事件就是伊朗顶尖核物理学家法赫里扎德在今年11月27日遭遇暗杀的事件。

伊朗认为以色列是这起暗杀事件的幕后真凶,而这场暗杀发生的时间节点也非常微妙,能够使现场的各种考虑再度混乱。

但是,尽管伊朗官员承诺会在恰当的时机以恰当的方式作出反击,但是它却没有落入这个陷阱,而是按照自身的节奏,缓慢地对这场暗杀行动作出回应,并寻求在多个方向上取得重大的进展。

此外,其他部分势力——特别是伊朗在核协议中的合作伙伴(俄罗斯、中国、法国、英国和德国),强调它们将继续遵守伊核协议,并敦促伊朗切勿采取任何升级措施,从而进一步鼓励了伊朗的立场,特别是在特朗普即将离开白宫的情况下。

随着拜登赢得本届总统选举,美国重返伊朗核协议的机会变大了(路透社)

伊朗的措施

伊朗一方面在等候拜登的正式上台,另一方面也在法赫里扎德遇害后支持自身在政治和实地上的立场,并寻求加强它在可能与美国新一届政府举行的谈判中的地位,希望掌握新的有力底牌,能够帮助各方重返原有的核协议,或者是重新进行谈判以缔结新的协议。

就在今年12月初,伊朗议会一致同意将铀浓缩率提高至20%,从而帮助加快铀浓缩进程。

此外,伊朗还自愿宣布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观察员进入伊朗领土并视察多座核设施。

伊朗不希望再次就核计划进行谈判,并以暗杀法赫里扎德是对核协议的公然违反为由,坚持发表不满言论,认为正是这种违规行为迫使它采取此前的措施,作为对暗杀行动的回应,而任何措施都能够阻止以色列从暗杀伊朗科学家的行动中获取好处。

考虑因素

在这样的情况下,重返核协议的前景与机会将受以下考虑因素制约:

第一:以色列正试图向美国新一届政府施加巨大的压力,使之不愿以任何方式重返核协议,此事将很难解决,因为以色列会在美国可能朝着该方向采取的任何措施中制造障碍。

第二:伊朗认为有关核问题的谈判已经完全结束,重返核协议必须基于此前议定的内容,但这很可能只是伊朗人为了在进入谈判程序以重返核协议或达成新协议之前提高其政治上限。

一旦这个目标得到实现,伊朗将获得实际的好处,包括拥有加快铀浓缩节奏的机会,并在其战略计划中取得更大的进展。

第三:这个问题正等待拜登以维护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战略的方式来进行处理,而拜登将要面对的还有特朗普政府在该地区留下的许多沉重负担,因为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地区在意的只有以色列的安全。

尽管这个问题非常复杂,但它也是拜登在竞选活动中的宣传问题之一,也是为美国扩张问题所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对美国外交政策缺陷的修复,而其中的大量问题正是由特朗普政府引发。

总之,我们可能看到核协议重新回到此前的形式,此外,伊朗还将审查其最近的决定,并放弃这些决定以确保核协议的延续。

所有这一切,都建立在拜登就职之前不会发生新变化的基础之上。但是,除了核问题之外,美国还有其他许多问题需要与伊朗互动,包括试图使伊朗远离中国,而这种意图在美国对许多与伊朗打交道的中国公司实施制裁时已经显而易见。

来源 : 阿纳多卢通讯社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