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社评 美国“斩首”伊朗领袖接班人 中东战云密布大战在即?

 

本报特约评论员  蕭十一狼

在1月3日凌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一带空袭事件中,一名来自伊朗的死者令外界大为震惊。此人就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的指挥官苏莱曼尼(Qassim Soleimani)将军。五角大楼证实,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2日上午批准此次行动。由于苏莱曼尼是伊朗在伊拉克、叙利亚地区军事、情报活动的实际最高指挥官和军事首脑,苏莱曼尼的意外死亡就使中东风波陡然升级。伊朗最高精神领袖扬言「严厉报复」,国际社会关注冲突或燃点起「第六次中东战争」之火,国际油价应声急升。

一.苏莱曼尼是谁?

62岁的苏莱曼尼是陆军少将,1998年接掌革命卫队精锐特种和情报部队圣城旅(Quds Force),指挥2万人在中东多地执行任务。在叙利亚总统巴夏尔.阿塞德(Bashir al-Assad)眼见就要在2011年起爆发的内战中落败时,是「圣城军」予以援助,将总统巴沙尔自被击败的边缘拉回来。此外「圣城军」亦协助伊拉克打败极端组织ISIS。支持者视苏莱曼尼是促进伊朗地区在影响力的主要推手。

苏莱曼尼被视为中东最有权势的人士之一,他与圣城旅直接听命于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他因扩展伊朗在中东的势力,以及抵挡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而在国内备受欢迎,被视为是伊朗领袖接班人之一。美国马里兰大学2018年曾做民调,发现苏莱曼尼是伊朗最受国民欢迎的官员。

苏莱曼尼高中毕业时,就在伊朗与伊拉克1980年代两伊战争中指挥过一支部队。近年负责统筹和策划秘密境外行动,透过在战场上鼓舞民兵以及与政治领袖协商,协助伊朗在中东各地打代理人战争(甚至亲自参与军事行动),试图建立有利德黑兰的中东局势。

二.对手眼中的苏莱曼尼

苏莱曼尼曾在2008年亲自向美军驻伊拉克司令彼得雷乌斯(David Petraeus)发短信,强调伊朗在伊拉克的控制力强於美国人。

保守主义智库「扞卫民主基金」行政总裁杜博维茨(Mark Dubowitz)认为,苏莱曼尼在伊朗的地位「相等於美国联合特种部队(JSOC)司令官及中情局长,亦是伊朗真正的外长,对伊朗军事发展而言无可取代而不可或缺」。美国中东问题专家埃斯凡迪亚里(Dina Esfandiary)则指,苏莱曼尼会与伊朗各派交流、与最高领袖保持直接联系及负责策划地区政策,影响力可谓比总统更重要。

美国前情报高官形容苏莱曼尼是德黑兰政权“最见多识广的杀手”,有“占士邦“之称。今次事件是伊朗的庞大损失。

美国中情局(CIA)早在2013年就将其视为「中东最强特工」,CIA前驻伊拉克高官马奎尔(Joseph Maguire)曾抱怨此人情报难以蒐集。他的名声在中东情报界也如雷贯耳,以色列「摩萨德」前局长达甘(Meir Dagan)还在接受《纽约客》专访时强调过自己对他的钦佩。

在美国《外交政策》的描述中,苏莱曼尼是伊朗自伊拉克战争后,在中东的不对称战争先驱,在也门、敍利亚、伊拉克安插逾28万名亲伊朗武装分子,让伊朗扩张在中东的势力。

三.苏莱曼尼的传奇  

苏莱曼尼有“影子指挥官”或“间谍大师”之称,曾多次传出死讯,有指他死于国内空难或在在敍利亚战死。他亦在2017年被《时代杂志》选为世界百大影响力人物之一,形容他有份输出受革命卫队支持的恐怖分子、颠覆亲西方政府,以及发动伊朗对外战争等。

苏莱曼尼在过去20年躲过来自西方国家、以色列及阿拉伯的暗杀行动,不过最终死在美国的无人机空袭中。这次被暗杀,外界指其身边或有奸细配合暗杀行动。

苏莱曼尼希望复制黎巴嫩真主党的「成功例子」。他亦一直打赌美国会避免跟伊朗有直接冲突——这点在奥巴马时代得到实现,并继续认为特朗普虽有「极限施压」政策,但集中在经济层面,害怕卷入战争。事实证明伊朗低估了特朗普。

 四.美国政坛对暗杀伊朗将军意见分歧

在苏莱曼尼被杀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1月3日更新推特(Twitter)晒出一张照片,内容仅为一张美国国旗,没有配发任何文字。

美国民主党多名总统候选人批评特朗普,总统候选人也是前副总统拜登直指行动犹如“向易燃物箱掟炸药”。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参议员桑德斯发声明批评行动危险,把美国推向另一场灾难性的战争边缘,损耗国家无数生命及数以万亿计金钱;另一参选人、参议员沃伦形容苏莱曼尼是杀害数以千人的谋杀犯,同时批评特朗普的决定卤莽,令美伊关系升温。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则指摘特朗普下令施袭前没有谘询国会,国会亦没有授权对伊朗动武。

美媒指苏莱曼尼是伊朗最重要的军事人物,美军今次击杀行动俨如向伊朗宣战,并打乱伊朗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后在中东的作战部署,势令两国关系急剧升温,甚至导致正面冲突,令战争一触即发。

  五.暗杀具国际争议

从国际法的层面看,美军此次行动不无争议。尽管华府去年已将革命卫队列入「恐怖组织名单」,但根据《联合国宪章》,武力使用只有在自卫或联合国授权下才算合法使用。五角大楼声称先发制人,保护美国在伊拉克人员,但当地民众围攻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之事已告一段落,军事空袭并无迫切性。

再者,诚如美国圣母大学的法律教授Mary Ellen O’Connell指出,此种定点清除的本质违反了战争法中的「必要性」和「相称性」(proportionality)原则。而美方执行暗杀前,亦无采取措施逮捕恐怖主义活动的嫌疑人。

有网友指,没经过任何的法庭程序,法律审判,一个美国总统就能随便决定别人的生杀大权,连国会也绕过了,这种实质上是一种独裁的统治行为。

六.美国特朗普为何要“先发制人”呢?

站在特朗普的角度,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伊朗以「切香肠」手法测试山姆大叔的底线,由在波斯湾扣押美国盟友英国的油轮,到击落美军的无人侦察机,再到炸毁沙特的炼油设施,美方始终隐忍不发,唯一能自圆其说的理据,是没有美国人命伤亡,早前美国承包商被杀这个缺口一破,特朗普再无藉口退缩。

还有就是避免班加西事件重演。“班加西”,指的是2012年伊斯兰激进分子攻进美国驻利比亚领事馆,导致包括大使史蒂文斯(Christopher Stevens)在内的4名美国人遇害的事件。而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遭遇袭击,数千伊拉克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美军空袭伊拉克民兵的行动,并围攻美国大使馆,期间一度攻破大使馆大门在接待处纵火,而为了避免最坏情况的发生,美国大使和一些外交人员不得不提前撤离。

特朗普12月31日在推特(Twitter)上发文说,伊朗策划袭击美国驻伊拉克的使馆。他们将承担全部责任。所以笔者认为这是特朗普下令暗杀苏莱曼尼的导火索之一。

不过,在暗杀前,伊拉克军方1月1日表示,所有示威者已经撤离大使馆的范围。换句话说,若12月31日特朗普动了杀机的话,到了1月1日美国其实已经没有借口杀人了(新闻指,特朗普是在1月1日上午做出暗杀决定)。

特朗普罔顾使馆危机已经解除依然下令杀人,目的之一是想利用处理「除夕使馆行动」事件的成功来反衬民主党班加西事件的失败,从而达到以此为政绩拉票的目的。不过,这个政绩,后面可能会换来更多血腥。

当然,美国对伊朗动手还有更深层的战略目的。

中东乱局,俄罗斯已经成功维持了伊朗和叙利亚的稳定,伊朗也充分扮演了其中出力的关键角色:它通过出兵、援助等手段,联络了伊拉克的什叶派政治势力,确保了叙利亚的什叶派政治力量不被颠覆,支援了黎巴嫩真主党武装,又为也门胡塞武装提供支援。这使俄罗斯已经在中东取得主动权。也让美国逐渐在「什叶派之弧」(Shia-Belt)形成之後趋於被动。

所以美国若要继续留在中东,就必须制衡伊朗的地面军事力量。

因此,炸死苏莱曼尼能制衡伊朗在中东的壮大势头,美国防长埃斯珀(Mark Esper)在空袭当日「敦促伊朗政权停止其恶意活动」,并强调「美国将继续采取一切必要行动」。可以发现,美国对什叶派之弧的这一突然袭击,正在促成美伊紧张关系的新高点,这对特朗普及五角大楼来说,或许将是新的难关。

对於正寻求连任的特朗普来说,虽然暗杀是要回应「除夕使馆行动」,但近两周局势急剧升温,已远超正常轨迹。特朗普背後的动机是否有意参照小布什,以挑起战争来团结国民,巩固其支持度,也有可能。每逢进入选举关键期,寻求连任者每每有动机将内政压力「外引」,转移国民视线,直接挥军伊朗风险太大,攻击伊朗在伊拉克的武装力量,「小惩大戒」,却是无妨。

不过,笔者认为,炸死一个伊朗司令,并不能改变美国在伊拉克、叙利亚一线的局势。2014年至今,伊朗已在叙利亚、伊拉克等地有效投射了其政治、军事影响力。

 七.伊朗的反应和报复分析

虽然伊朗将军是在伊拉克被射杀,但伊朗依然可以认为美国对伊宣战。美国的这招“先发制人“,一是侵犯了伊拉克主权,违反国际法,二是对伊朗宣战。

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3日称,苏莱曼尼是国际社会的反抗人物,扬言美国正等待严厉报复,称苏莱曼尼是“殉道”,并宣布全国哀悼苏莱曼尼3天。

鲁哈尼同日亦发表声明,表示苏莱曼尼的“殉难”只会令伊朗更加坚决,对抗美国扩张主义及扞卫回教价值,又强调伊朗等追求自由的中东国家势必报复。

外长扎里夫指美国暗杀行动是暴行及愚蠢,只会令中东反抗势力壮大。他说:“暗杀苏莱曼尼是极危险及愚蠢的升级举动,美国将要为流氓般的冒险主义所引致的后果负责。”

伊朗国防部长哈塔米(Amir Khatami)称,“针对苏莱曼尼的非正义暗杀,伊朗将会进行毁灭性的报复。我们将对所有参与并负责暗杀他的人进行报复。”

美伊可能从「代理人对抗」转向「直接对抗」。杀死苏莱曼尼也许可以让华盛顿的军政要人们长出一口恶气,但是,好梦未必长久。

伊朗这个民族,一直是有仇必报的民族。所以,可以断定,伊朗一定会报复,问题是采用何种报复手段。

笔者预测:

报复手段一:袭击叙利亚及伊拉克的美军军事目标

报复手段二:在波斯湾有利伊朗的海域,伺机袭击美国船只甚至包括军舰。

报复手段三:利用霍尔木兹海峡做文章

报复手段四:不局限中东地区,实施对美国人的袭击或定点刺杀

复合报复手段:命令代理人打击美军目标及袭击盟友,策划更多游行示威,让美国在中东永无宁日。

至于伊朗的报复工具,首选是无人机,其次是导弹。值得指出的是,一同身亡的还有真主党高层,所以,真主党对以色列的报复也会发生。中东再次混乱。

八.第三次世界大战上推特热搜 中俄英德态度受关注

暗杀事件后,伊朗” (Iran)迅速成为国外社交网站推特的全球热搜榜前五位的关键词中的第一位,而“第三次世界大战”(WWIII/World War 3)则占据了第二、四名。

美伊关系恶化后,英国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表示,伦敦一直有意识到苏莱曼尼及其所在的伊斯兰革命卫队特种部队“圣城旅”构成的“侵略威胁”。不过他补充说:“在他死后,我们敦促各方缓和局势。进一步的冲突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德国总理发言人称,“我们正处于事态升级的危险地步,现在重要的是慎重与克制,帮助缓解紧张局势。”

俄罗斯外交部也就此事表态,“美国杀死索莱马尼是冒险之举,将加剧整个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还补充道:“索莱马尼全心全意地为保护伊朗的国家利益服务。我们向伊朗人民表示诚挚的慰问。”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称,中方一贯反对在国际关系中使用武力,‌‌主张各方应当切实遵守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以及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伊拉克的主权独立和领土完整‌‌应当得到尊重,‌‌中东海湾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应当‌‌得到维护。中方敦促有关各方,‌‌特别是美方要保持冷静克制,‌‌避免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

可以看出,世界大国包括北约盟友并不想战争爆发。不过,美国既然敢暗杀伊朗将军,相信军事上已经有所准备。小型军事冲突完全有可能。

美军此次空袭行动令各大国纷纷劝和也意味着事态的严重性。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援引以色列专家克谢尼娅·斯维特洛娃(Ksenia Svetlova)称,“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和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的清算都不能与苏莱曼尼遇袭相比,因为他们的背后没有站着一个国家,这是根本的区别。我们谈论的是一个有庞大军火库、可以发起攻击的强大国家。”

苏莱曼尼的死亡肯定是中东地区的一个潜在转折点,预计将引起伊朗针对在中东地区为以色列和美国利益提供支持的势力的严重报复。 事实上,伊朗肯定会报复,至于时间地点和方式没人知道,但有一点,就是后果将无法挽回。但笔者认为,报复仍不足以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更多会引发经济动荡。大选年开战对特朗普未必有利,同时,美国还要面对中国贸易战与朝鲜半岛问题两大战线。不过,若中东扯走美国的注意力,对中国不是“坏事”。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参与伊朗军演,除了提高中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外,也有鼓励伊朗抗美之意。美国在中俄伊军演后暗杀苏莱曼尼,不排除有警告参与中东游戏的人,美国才是老大的用意。

有人说美国当年推翻萨达姆,最大的得益者是伊朗。两伊同属什叶派回教徒主导,德黑兰於一四年协助伊拉克抗击「伊斯兰国」,加上电力、天然气等供应仰赖伊朗,两国更是亲上加亲。反观美国,在伊拉克经营多年始终不得人心,他们虽以「解放者」自居,却始终被当地人视为入侵者,不可谓不讽刺。

笔者认为,伊朗的战略思考是,若特朗普在大选年想要的只是制造中东紧张局势的话,伊朗如何在报复的同时,不会变相为特朗普拉选票,即如何在报复美国与打击特朗普选情上取得成效。这才是考验伊朗的地方。

(2020.1.4 作者为华人时事评论家)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