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出售ARM看孙正义误判中美摩擦

【熊猫时报讯】日本软银集团(SBG)要出售英国半导体设计公司ARM。ARM原本代表着软银集团未来发展方向。此次出售可以说是正在改变的软银的象征。中美摩擦导致两国的高科技和市场趋于脱钩,一直在世界各地寻找独角兽企业进行投资的孙正义会长兼社长也被迫面临战略调整。

出售ARM也是个选项”,今年夏天,孙正义开始在公司内部流露出这样的想法。ARM在智能手机的半导体芯片设计领域掌握全球约九成市场份额,一直被认为在未来也将承担孙正义提出的全面运用人工智能(AI)的增长战略。

围绕ARM出售,与软银集团进行谈判的不止成为最终买家的英伟达一家企业。实际上,美国英特尔、高通、台湾的大型半导体企业也都有意接手。相关人士称“由于担心被其他公司抢走,还出现了打算组建企业联盟的动向”。

软银集团2016年以3.3万亿日元的价格收购ARM,还曾考虑过对其实施首次公开募股(IPO)。但在出现众多有意接盘企业的情况下,7月份之后开始倾向于出售。最终决定以最高4.2万亿日元的价格出售给英伟达,粗略计算的话,软银集团将获得近1万亿日元的资本收益(capital gain)。

在正式进入谈判之前,ARM在中国的合资企业安谋科技发生了“叛乱”。

安谋科技由中国政府基金等企业联盟出资51%。ARM英国总部6月份以发现存在不当行为为由宣布解除安谋科技负责人的职务,但遭到中国方面的拒绝。

半导体行业人士间还有意见指出“中方可能在独自进行技术研发”。软银集团也因此觉得已难以掌控。对致力于打造投资企业的软银集团来说,“在面临地缘政治学风险的情况下维持ARM的增长肯定是一个巨大负担”(相关人士)。

中美争夺科技主导权的技术摩擦迫使孙正义做出战略调整。一位软银集团高管表示“国家间的摩擦对出售ARM没有直接影响”。但对全世界人工智能(AI)领域的独角兽企业进行“通吃”的10万亿日元基金“软银愿景基金(SVF)”来说,物品和资本等可以跨境流动的全球化是前提。这一构想并没有考虑到如今蔓延世界的脱钩趋势。

孙正义的理想是通过基金投资把全世界的创业者聚集起来,建立“志同道合联合体”。在中美技术摩擦激化之前就曾推动出资对象进行兼并(M&A),2018年曾推动从事网约车业务的新加坡Grab收购同行业的美国优步科技的东南亚业务。

软银愿景基金进行出资、运营短视频APP“TikTok(抖音国际版)”的北京字节跳动科技在推向世界之际,又遇到了美国特朗普政府的障碍,被要求出售美国业务。

围绕字节跳动的美国业务,软银集团也曾探讨能否以美国据点为中心进行出资。似乎还商讨过与美国沃尔玛联合收购的方案。但据软银高管透露,由于“不可能把自己推进(中美摩擦的)漩涡,所以我们没有机会占据主导地位”,因此最终未能实现。由于技术摩擦的束缚,软银难以再像从前那样积极投资。

从美国总统特朗普、俄罗斯总统普京,到沙特皇储穆罕默德,孙正义与世界各国要人都建立了关系。看起来能够应对地缘政治学风险,但“孙正义应该也没料到中美脱钩会激化到如此程度”(相关人士)。

如今,孙正义开始买入亚马逊、苹果等美国IT类大型上市企业的股票。

2000年以后,孙正义向中国的阿里巴巴集团出资、收购英国沃达丰的日本法人等,一直决心紧盯技术革新进行投资。看准真正AI时代的到来,孙正义还创设了愿景基金,致力于投资独角兽企业。

在软银集团此前的持股中,阿里巴巴股票超过半数。借助阿里巴巴的上市,软银获得了巨额的未实现收益。另一方面,按软银集团所投企业的地区来看,明显偏重于中国。孙正义准备通过投资美国IT来降低对阿里巴巴的依赖度,这“显示出孙正义准备在中美的夹缝中保持平衡的思想”(软银集团相关人士)。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也在今年6月辞去了软银集团董事职务。

孙正义为脱钩时代描绘的投资战略仍未确定。不过也存在可以预测其动向的提示。那就是美国著名投资家沃伦·巴菲特领导的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

伯克希尔最近决定向日本的综合商社及美国的高科技风险企业出资。该公司以往是以美国的大型企业股票为主,但通过取得风险企业和美国以外企业的股份,开始将投资组合进行分散化。偏重于阿里巴巴和独角兽企业的软银集团开始买入美国上市企业股份,两者的动向在此有所重合。

面对脱钩时代,在有潜力的投资对象较为有限的情况下,孙正义和巴菲特这两种不同性格的投资家似乎在不约而同地靠拢。

 

作者: 堀田隆文、井川遼

来源:日经中文网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