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髮飄飄的男孩 藍領家中的書蟲(连载4)

第三章 長髮飄飄的男孩 藍領家中的書蟲

   ──充滿攻擊性憤怒的少年

若論家庭成分,班農確屬美國的“工人階級”。可是,俗話說,寒門出孝子,英雄不問出處。班農憑藉其好學好讀的精神,考上弗吉尼亞理工大學讀本科及到被稱為華盛頓特區三大之一的喬治城大學讀碩士。喬治城大學有“政客樂園”稱號,學費極其昂貴,是美國門檻最高的大學之一。工作之後,班農還進入世界頂尖的哈佛大學商學院深造。作為平民子弟的班農,在大學生活是怎麼過的?其滿腦子的民粹主義,右翼極端思想,白人之上的種族偏見等等,是在象牙塔中誕生嗎?或許這一切要從他的少兒時代去尋蹤。。。

聽聽他的同胞兄弟講述其兄長的少年時代──藍領家中的書蟲;以及父親眼中的兒子───留著長頭髮的男孩子。對於班農的過去,媒體報導得不太多。今天公眾知道的,比幾頁紙的簡歷多不了多少。

此處,筆者提供幾個版本的班農“素描”供讀者參考。

  • 時常捲入與其他孩子的肢體衝突

班農出生於弗吉尼亞州諾福克市的一個工人家庭,他有四個兄弟姐妹。2017年,《美國之音》報道稱,班農曾經形容他的家庭是“藍領、愛爾蘭天主教徒、甘迺迪派、支持民主黨和工會”。《華爾街日報》稱,班農在裡士滿度過了青蔥歲月。白人種族背景決定了班農一家能夠享受一定的特權;但作為愛爾蘭裔天主教徒,他們在南方浸信會教徒中顯得十分突兀。班農自幼崇拜甘迺迪和雷根。班農表示,沒服兵役前,對政治沒興趣;後來看到卡特把國家治理的很糟糕,他便成了雷根的崇拜者。班農的弟弟也曾表示,班農進哈佛就讀的原因和崇拜甘迺迪有很大關係。對所有愛爾蘭裔天主教的孩子來說,波士頓的這片土地上孕育著一個種子,每個愛爾蘭裔的孩子都想成為甘迺迪。波士頓這片神奇土地上的愛爾蘭裔後代是否也孕育“白人至上主義”?

班農奉行“白人至上主義”,歧視猶太人等少數族裔,這恐怕是沒有爭議的了。2016年8月29日,《紐約每日新聞》報導稱,班農第二任妻子皮卡爾德曾透露,班農曾因為洛杉磯的一所精英學校有許多猶太學生,而不讓他的女兒們去這所學校上學。此外,班農自2012年開始擔任美國宣揚“民粹主義、種族主義和排外情緒”的“布萊特巴特新聞網”的執行董事長。班農被現任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稱為“白人民族主義者”,前參議員哈裡•裡德稱他為“白人至上主義的旗手”。

史蒂夫•班農和弟弟克裡斯•班農住在同一個房間,睡上下鋪,他們都喜歡打棒球。克裡斯稱班農就這麼一路打進了球隊,他是一個肯下苦工夫的人。班農被認為是個“書蟲”,閱讀面遠超學校讀書俱樂部的同學。據說,史蒂夫買書總是一摞一摞的。班農青少年時期因為宗教等原因,在美國處於社會邊緣化的狀態,有著被主流建制群體排斥和輕視的經歷;他對此心生怨恨,還有著充滿攻擊性的憤怒。班農弟弟稱班農在孩童時代時常捲入與其他孩子的肢體衝突,成年後的班農更是不斷叫囂一切都是戰鬥。史蒂夫•班農的外在形象有個性。班農在弗吉尼亞理工學院讀書時,蓬頭垢面的形象總是讓他父親十分操心。他的父親馬丁•班農稱,他的長髮就像嬉皮士一樣;長髮飄飄的班農常常為認成女孩。

班農被認為具有家庭暴力前科,是否與青少年時代“充滿攻擊性憤怒”有關?據班農的第二任妻子皮卡爾德於1997年起訴離婚時向外界爆料,班農曾對她實施家庭暴力,抓她的手腕,甚至掐她的脖子;當她向911求救時時,班農搶過並砸掉了電話,皮卡爾德還因此申請了限制令。此外,班農還在探視孩子時打了女兒,並稱是體罰,當時他女兒才17個月大。

二.年輕的海軍軍官 曾在南海巡邏

1953年出生的班農為特朗普勝選功臣,是美國保守右派陣營重要策略家,曾任白宮首席策略長與總統顧問,曾為布萊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創辦人暨執行長、高盛投資銀行副總裁。

班農出身弗吉尼亞州藍領家庭,畢業於弗吉尼亞理工大學、喬治城大學、哈佛商研所,青年時期曾經在西太平洋第七艦隊擔任上尉軍官。20世紀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初,他還是一名年輕的海軍軍官,曾在南海巡邏。退休的海軍船長羅賓。米克爾表示,班農並不是真心想待在海軍,只是把這裡作為進入政治圈的跳板。另一名工程師葛列格·蓋裡森說,班農認為與士兵交往沒有價值,因此他很傲慢,不跟士兵往來。

另外,班農還在上海生活了一段時間,在那裡經營一家小型的網路遊戲公司。對於中國事務與國際政經局勢的認識,可能就是那時候的所獲。

三.父親是電話公司接線員

班農出身于弗吉尼亞州的一個愛爾蘭天主教勞動人民家庭,父親是AT&T電話公司的線路員,母親是家庭婦女。像當時的很多藍領工人家庭一樣,班農全家支持民主黨。

班農在上大學時,課餘時間在當地的廢舊汽車站打工,一天下來渾身骯髒不堪;回到家母親通常讓他站在院子裡,脫了衣裳用水管子沖乾淨了才能進屋。

班農大學畢業後參軍服役,服役了七年。先是服役於駐波斯灣的一艘導彈驅逐艦,之後又在五角大樓作海軍作戰部長的特別助理。然後,班農就讀哈佛商業管理學院,畢業後被投資銀行高盛錄用。幾年後,1990年,班農離開高盛,幾個高盛的同事合夥辦了一個風投公司,著重投資媒體。

班農在波斯灣服役時,正逢伊朗人質危機。班農說:”我本來並不關心政治,直到我在服役的時候,看到卡特把事情搞得一團糟;我因此成了一個雷根的崇拜者,到現在我還是。但是,後來2008年我從亞洲回來,我發現布希把到處搞得像卡特一樣糟,整個國家陷入災難,從此我開始堅決反對建制派。”

上面這一段話,是班農說明他為什麼擁護共和黨,又為什麼反對共和黨裡的建制派;類似於後來班農的各種演講,班農總是強調他的政治理念基於愛國愛民族。

在哈佛商業管理學院時,班農就以口才優秀著稱。高盛來校園招工,班農雖然年紀比一般的同學大,又出身貧寒沒有背景,但馬上被高盛錄用。

班農後來的所作所為很多人不喜歡,多次被稱為”種族主義”﹑”極右” ﹑ “白人至上” ﹑”反猶” ﹑甚至”納粹”。班農年輕的時候是一個帥氣和穿戴整潔的小夥子,和後來判若兩人。沒有人知道歲月到底怎樣改變了班農。

2000年後,班農參與了投資和製作幾部右翼紀錄片。班農也因此認識了一些有影響力的右翼媒體人和金主。其中最有名的是布賴特巴特新聞網的創始人布賴特巴特(Breitbart)。2012年布賴特巴特突然死亡後,班農接管了布賴特巴特新聞網。

布賴特巴特新聞網是”另類右派”網。”另類右派”(Alt Right)是美國右派的一個新支派,沒有很明確的政治理念,主要特徵是反非法移民,反多元文化,反政治正確;一部分另類右派公開支持種族主義,但也有不少另類右派避免極端。不管是極端另類右派還是非極端,在2016年大選中,基本都是特朗普的鐵杆粉絲,當然其中包括班農。

四、二元世界觀與二元人格交相輝映

美國著名社會學家傑弗裡•亞曆山大於2017年4月13日應邀到耶魯大學演講時說,談到精英與民眾的二元對立,說說班農在此處表現出的公然的虛偽。從弗吉尼亞理工畢業後,班農先是去喬治城大學讀了一個碩士學位,而後又去哈佛商學院拿了一個工商管理碩士。他名下的財產,據估計在1200萬至5000萬美元之間,其中一部分來自他在高盛做金領時所得的報酬,還有更大一部分收益來源於《宋飛正傳》的重播收入,而這份龐大收益的來源正是他1993年幫助自己當時的客戶、《宋飛正傳》製片方城堡石娛樂公司完成併購交易時由該片的播出收入所獲得的收益權。試問還有誰能比傑瑞。宋飛和他的猶太幫兄弟更加漂泊無依、四海為家,更願意終日無所事事思考人生,且更具有自由主義傾向呢?而班農自己不正是這個擁抱世界主義精神的經濟文化精英群體當中的一員嗎?

班農的二元人格與其二元對立的世界觀一樣鮮明。身為天主教徒,多次發表攻擊教皇和羅馬天主教廷的言論。自2018年以來,班農多次攻擊教皇方濟各和羅馬天主教廷與中國的關係以及教會性醜聞等方面問題。2019年3月21日,班農不滿梵蒂岡與中國簽署協議,隨即對外聲稱方濟各教皇授予中國天主教會自主選擇神父的權利;4月21日,班農指責教皇是一名政治家,總是把世界上所有的錯誤都歸咎於民粹主義,他一直把方濟各視為敵人。

五、對華強硬的態度曾經有過搖擺

班農:美國真正的敵人是中國

曾擔任美國白宮首席戰略師、也是2016年把特朗普拱進白宮的頭號軍師史蒂夫.班農,在《烈焰與怒火:川普白宮內幕》新書中透露,美國真正的敵人是中國。中國很重要,其他都無關緊要。班農稱:「我們沒把中國搞懂,其他都免談。」

班農被認為是極端保守派,以對華強硬態度著稱,在擔任白宮首席戰略師,由於特朗普對他言聽計從,因此又被謔封為「影子總統」。他聲稱中國為美國的「下一個開戰目標」,並把當今中國與納粹掌權前夕的德國相提並論,還稱美國必須聚集一切國家力量,在各個領域對抗中共,否則將失去世界霸權。

神轉折!班農稱“從未反華”,對中國讚賞有加

曾被美國媒體稱為“隱形總統”、離開白宮後重新執掌保守新聞網“布賴特巴特”的前白宮首席戰略顧問史蒂夫.班農,2017年9月12日現身香港一個投資者論壇。在活動開始前幾小時,屏息等待他預計“言辭強硬”演講的眾多記者們被告知,活動不對媒體開放。在啟程赴港前,班農向美媒預告演講主題說,“100年後,人們會記得我們為阻止中國稱霸世界所做的努力”。但沒想到,劇情出現“神轉折”。據媒體披露,班農在當天演講中讚揚中國的經濟體系和中國領導人,並追溯二戰時期美中之間的“姻緣”。班農還表示,美中可以避免貿易戰,穩定的經貿關係有助兩國解決在其他問題上的分歧。

香港《南華早報》12日用“沒那麼有進攻性”形容班農的表現。報導稱,班農因對華強硬表態而著名,但他自稱“從來沒有反華”。“我是以一個瞭解中國,且清楚如何用最佳方式與中國共事的人的身份談論中國”。

在演講中,班農回憶美中在二戰期間是盟友,現在已不同於冷戰時期,美中是競爭關係,但完全能夠解決彼此間的問題。此外,他還對中國領導人表達十足敬意,並稱讚中國運行其經濟體系的方式是非常明智的。

他還說,環太平洋地區對世界非常重要,而亞洲國家無需因為夾在中美兩個巨人中間“感覺被撕裂”,“你們不需要選邊站,我不認為美國曾說過你們必須選邊站,中國也沒有這樣說”。

(待续)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