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战争将在阿联酋的干预下演变为地区战争 美国必须尽快制止

埃塞俄比亚军队的军事行动已持续近两周 (法国媒体)

全球和平基金会执行董事德瓦尔预计,埃塞俄比亚当前的军事冲突将继续威胁该国的稳定,并给东北非地区带来混乱,此外,如果美国仍不急于制止当前的冲突,那么它将摧毁非洲联盟内脆弱不堪的和平与安全机构。

德瓦尔在美国杂志《外交政策》上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埃塞俄比亚冲突各方之间的争端难以解决,因为它始于以艾比·艾哈迈德为首的联邦政府与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之间的冲突,而双方互相指责对方挑起了这场战争,并且扩展到对宪法的精确解释以明确宪法赋予中央政府和地区的权力,还有来自厄立特里亚与阿联酋的外部干预。

德瓦尔认为,如果不尽快制止这场冲突,那么不排除会有更多邻国及其他国家干预这场冲突的可能性。

对整个地区构成危险

作者德瓦尔表示,当前过去的每一天,都伴随着提格雷地区的各个城镇所遭遇的大屠杀、空袭或地面袭击,还有该地区向埃塞俄比亚的其他城市或邻国厄立特里亚发射的导弹与攻击,这些都造成了屈辱、暴力、混乱等风险在埃塞俄比亚与周边各国的不断累积。

德瓦尔还指出,埃塞俄比亚和非洲之角的现代历史证明,埃塞俄比亚是美国在40年前面临的首批挑战者之一,当时统治埃塞俄比亚的是独裁者门格图斯,他针对国内公民发起了残酷的军事行动,并在“红色恐怖主义”之下杀害了数十万人,还因奥加登地区与索马里开战。

而在1998年,当埃塞俄比亚与厄立特里亚因边界问题而爆发血腥冲突时,美国政府又面对着另外一个挑战,当时,美国新任命的助理国务卿苏珊·赖斯在参与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进行调解时,经历了她第一个艰巨的挑战,这种调解最终遭到了厄立特里亚总统伊萨亚斯的拒绝,因为他不愿丢面子并承认在军事上遭遇了失败,他还认为埃塞俄比亚会像南斯拉夫一样即将崩溃,认为这会最终结束两国之间的战争。

从近代历史上汲取的教训

德瓦尔表示,美国政府得到了一个简单的教训,那就是在埃塞俄比亚发动战争很容易,但是要结束战争却很难,因此,最好在军事行动升级和蔓延之前便阻止它的继续。

德瓦尔:拜登的总统任期将以非洲之角的争端泥潭为起点,这场难以解决的冲突也将把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拖入其中,甚至可能会摧毁埃塞俄比亚 (半岛电视台)

作家德瓦尔回顾了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之间的历史冲突,并指出在两国冷战18年之后,埃塞俄比亚的新总理阿比·艾哈迈德在2019年抵达阿斯马拉,拥抱了伊萨亚斯并宣布和平,作者认为此举是当前令人震惊的改革措施之一,它甚至为阿比·艾哈迈德带来了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在内的广泛赞誉。

但是伊萨亚斯——根据德瓦尔的观点,他也许是非洲统治者中最为强硬、最为反动的人物,他认为与埃塞俄比亚达成和平就是签署摧毁提格雷的安全协议。

作者补充称,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政府,像世界上其他许多国家一样,很欣赏阿比·艾哈迈德,但是在非洲之角,与民族实力和自豪感相比,改革家们的资历始终是次要的,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持幼稚态度,那么当国家陷入战争时,这将使局势变得非常危险。

当前的战争各方

作者德瓦尔强调,截止目前,交战各方显然包括埃塞俄比亚联邦政府、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厄立特里亚与阿联酋,其中,阿联酋从其位于厄立特里亚的空军基地内发射武装无人机,而这些无人机原本是在也门战争中使用的。德瓦尔指出,伊萨亚斯也染指了整场战争,或许他很清楚,一旦赖斯在新一届美国总统拜登的任期内再任原职,他就无法逃脱制裁。

德瓦尔指出,显然,随着空袭、导弹袭击、大规模步兵袭击及屠杀平民等罪行的继续,这场战争将是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不会随着埃塞俄比亚军队占领提格雷并宣布胜利而结束。

德瓦尔认为,埃塞俄比亚战争将转变成一场宗派战争,其中,艾比·艾哈迈德将转向民族主义的言论,而埃塞俄比亚媒体则沉迷于反提格雷的仇恨言论,而这些都只会加深该国的社会分歧。

在埃塞俄比亚战争中获胜只是幻想

作者德瓦尔补充称,历史应当引导我们认清一个事实,在埃塞俄比亚发生的战争中,成千上万甚至数百万人死去、饥荒之门大开,而在这些战争中取胜不过是一种幻想,要应对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符合逻辑的政策,即通过武器禁令和实施制裁、旅行禁令等一切措施,来迟早地制止这场战争。他还警告称,未来几周至关重要。

德瓦尔建议道,如果拜登的外交政策过渡小组无法在未来几天内与即将卸任的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们,实现合作以调整美国的外交政策方向,那么美国国会应当向阿比·艾哈迈德发出来自民主与共和两党的信号——停止这场不必要的战争。

德瓦尔在文章最后得出结论称,拜登的总统任期将以非洲之角的争端泥潭为起点,这场难以解决的冲突也将把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拖入其中,甚至可能会摧毁埃塞俄比亚、

来源 : 外交政策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