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没有从0走到1,台美“建交”就算炒得再热都只是假议题

【熊猫时报讯】美国会提案要求美国政府恢复1979年前与台湾正式“邦交”关系、终结“一中政策”,针对台美若“建交”对台的影响,中兴大学国家政策与公共事务研究所教授袁鹤龄向中评社表示,台湾或许能在国际地位上有所展望,但也不代表,台湾可就此突破外交困境,另一方面,台湾则要承受美打破一中政策,所产生的台海热战风险,台湾与美“建交”未必有利。

袁鹤龄,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政治学博士、美国俄亥俄大学国际事务硕士、东吴大学政治系学士。现任中兴大学“国家政策与公共事务研究所”教授、中兴大学EMBA兼任教授、中华台商研究学会理事长,曾任台中科技大学教授兼国际事务长等职。

美国共和党议员帝芬尼(Tom Tiffany)等人领衔,16日向美国政府提出“第117号共同决议案(H.Con.Res. 117-116th)”,代表“国会意见”要求美国当局恢复1979年前与台湾正式“邦交”关系、终结“一中政策”以承认台湾为“主权国家”,同时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参与国际交流,以及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

针对美国国会提案台美“建交”,袁鹤龄表示,时间点选在美国大选前,也刚好在美次卿柯拉克(Keith Krach)访台期间释出消息,显然有意将台湾议题极大化,但有没有被采纳,又是另一回事。其实,台美“建交”相关倡议,在美国国会的提案当中,不是什么新鲜事,当然,也确实有其可能性,但无论机率多高,只要没有从0走到1,台美“建交”就算炒得再热、气势再上扬,终究都只是假议题。

为何台美“建交”不易从0跨到1?袁鹤龄说,要与台湾“建交”,美国首先要考虑到,该决策所带来的结果,对美国的利弊优劣,一旦台美宣布“建交”,代表美国打破一中政策,中国大陆不可能毫无反应,接着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中美断交,而当两强权走向邦交中断、没有外交桥梁的时候,可视为战争边缘情境,热战风险大幅升温,美国是否愿意承受战争?是否愿意当战事爆发的导火者?都是美国政府需要考虑的事情。

除了战争风险,美国也要考量到经济上是否可以承受与中国全面脱钩,袁鹤龄指出,毕竟中国目前已是全球第二经济体,尤其在美国特朗普政府近年奉行单边主义的情况下,中国正逐渐取得国际经贸合作的话语权,假如美中之间因为台美“建交”而决裂,美国的经济表现,很可能因此受到剧烈冲击,美国是否甘于顾此失彼?上述种种情境,都会影响美国政府面对台美“建交”倡议所做的决策。

对台湾而言,与美“建交”是弊是利?袁鹤龄表示,若美国真的宣布与台“建交”,台湾或许能在国际地位上有所展望,既然美国都同意与台湾是“邦交”关系,台湾在国际制度上的参与阻力“有机会”降低,之所以称“有机会”,是因为虽然有美国老大哥认证,但在国际之间的谈判合作上,并不是美国说了算,尤其当中国大陆已在国际具有一定分量的话语权,即便台湾有美背书,未必国际社会就买单,中国因素无论如何,还是会产生程度上的影响力。

简单来说,台湾不能期望因为与美国“建交”,就能够突破外交困境,就一定可以重返联合国,袁鹤龄指出,国际制度涉及各国间的利害瓜葛,当每个国家都为自身利益着想,而中国因素又直接影响许多国家的利益时,情势现实,台湾难以透过依靠美国的支持,而一步登天。

此外,台湾还得面对热战风险提升,台海动荡的可能危机,袁鹤龄表示,既然中美断交,距离热战只剩一步之遥,即便台湾是“被动”与美“建交”,也不能排出北京因此武力攻台的可能,依照目前台海军事不对称的情况,台湾无疑是陷入极端险境,除非与台湾成为“邦交”国的美国,愿意给予充足的安全保障,愿意在战争当中赴台驰援,台湾才有本钱面对热战风险。综上所述,台美“建交”或许是台湾争取国际认同的敲门砖,但伴随许多难以应付的风险,对台而言未必得利。

至于美国大选前“十月惊奇”,特朗普宣布台美“建交”是否机会大增?袁鹤龄说,特朗普要将“台湾牌”效益极大化,可能性自然有,但就如同前述所言,能不能从0走到1才是关键,他认为,就特朗普无所不用其极拚连任的意念,如果美国政府纯以特朗普一人为决策核心,就会成真,反之,美国政府若维持群策群议,综观全盘考量,台美“建交”的情境就只能再陷入无限回圈。

 

来源:中评网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