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疫情后欧美政治态度

【熊猫时报讯】卡通人物歪心狼(E Coyote)跑着跑着掉下了悬崖。片刻之间,在他意识到自己的脚下已没有土地之前,他的双腿还在快速乱蹬。这或许是西方社会目前的处境。

今年的封锁造成人们记忆中最为严重的经济滑坡。但是,人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正跌落悬崖,尤其是大多数欧洲人。这是因为他们的政府通过发放薪资补贴,实际上已将数以百万计的工作岗位国有化。

这种悬在半空的状态不会永远持续。例如,英国政府的“无薪休假”(furlough)计划将于10月31日结束,该计划为近1000万员工提供支持。这可能就是这样一刻:歪心狼睁大黄色的眼睛向下看,看到的是一英里深的山谷。接下来,欧洲和美国的政治体制会怎样?

研究欧美政治态度的非营利组织More in Common让我提前阅览了一下它们的报告:《新常态?》(The New Normal?)。该报告基于对7个国家1.4万人的采访。

对于德国和荷兰,以及英国而言,这是个好消息。在前两个国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即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增强了人们对政府的信任和民族自豪感;而在英国,新冠疫情让脱欧后的英国团结在一起。

然而,意大利人担心政治不稳,法国缺少一位能够表达民众广泛愤怒的反体制领袖,而波兰则变得更加分裂。美国是唯一一个完全意识到自己正跌落悬崖的国家。

确实,对于多数欧洲人而言,新冠疫情仍是一场相当遥远的灾难。表示知晓有人死于这种疾病的受访者比例从德国和波兰的5%到意大利的18%不等。在所有在欧洲国家,知道有人因疫情失业的人的比例都不超过三分之一,德国为八分之一。相比之下,在就业没有得到保护的美国,有45%的人知晓有人因此失业。

新冠疫情在全球埋下政治定时炸弹。在所有国家,人们的心理健康和对他人的信任都出现下滑,净降幅最大的是美国。波兰在两个方面的得分为欧洲最差:该国的新冠疫情相对较轻,但之前就存在的两极分化发生演变,尤其是在民粹主义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Pis)试图在今年春季封锁期间举行选举之后。只有35%的波兰人表示对“我们的现任政府应对未来挑战的能力”有信心。

法国人也同样反政府。令人吃惊的是,78%的受访法国人认为,“要让我们的国家恢复秩序,我们需要一位愿意打破规则的强大领袖”。(意大利人和德国人在这个问题上的比例也很高,分别为71%和55%。)但一位环保、反体制、左翼的“法国特朗普”将面临一项巨大挑战:说服法国大批不参与政治的人开始与“身份主义者”(identitarians)一起投票。目前的法国极右翼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和她的父亲都没能做到这点。

在意大利,48%的受访者表示,新冠疫情导致他们的财务状况恶化,这一比例为所有国家中最高。由于意大利现在的人均收入很可能低于2004年,很多人希望抛弃他们的体制。民调显示,近40%支持极右思想。一个亮点在于,80%的意大利人认为,他们的同胞“在这场危机中表现出了空前的团结”。人们对意大利卫生和福利体系的信任剧增。在封锁期,邻居们一同在阳台上唱歌就说明了一些事情。

长期以来,很多英国人一直神往1940年那种全民团结的精神。死于新冠的英国人数量超过德国对英国发动“闪电战”时期,疫情让这种精神重燃。在这次调查中,英国人是最有可能同意有关团结的陈述的一国国民,这些陈述包括:“疫情让我看到我们国家多数人互相关心”,“我认为作为公民我有责任遵守社交疏离和其他规则”,以及“我向医务工作者或必要行业的员工表达了感谢”。这并不是说英国人团结一致支持政府——在欧洲人中,英国人最有可能把问题归咎于“国家政府领导人”。但新冠疫情正在弥合英国脱欧造成的分歧。

来源:美联社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