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连任将迎来漫长的施政停滞与分裂

【熊猫时报讯】要了解一个美国总统候选人未来的施政方向,人们通常会看该候选人所属政党在大选年的竞选网领。然而,当大家搜索共和党2020年的网领时,大家会发现一份长67页的文件,文件中的后66页是2016年的纲领,前一页是讲述共和党决定继续采用2016年的网领,并声言其全国代表大会“毫无疑问一致地同意重申党对特朗普总统及其政府的强烈支持”。

相较于民主党长达92页的2020年竞选纲领,共和党这份网领文件,可谓“尽在不言中”。很明显,特朗普主导下的共和党已没有将2020年大选当作是传统意义上的治国路线之争,而是一场敌我分明的两党之争、一场不必有具体政策内容的政治斗争。

由此,我们已可见如果特朗普成功连任,美国今天两党割裂的政治文化只会继续维持,甚至恶化。

由于特朗普连任只能靠摇摆州份些微领先击败对手拜登、全国普选票几乎必定由拜登胜出,民主党人面对未来多四年的特朗普政府,将愈加感受到美国选举制度的“不公”,更有可能会对美国本身感到厌倦而“萌生退意”。

犹记得2016年特朗普胜选之时前后,加拿大的官方移民网站一度出现“超乎正常的流量”并一度关站。如今,在一些民主党人圈子里面,已出现“特朗普连任即移民不回”的讨论。到了2024年,随着这些受高等教育、有能力移民他国的人的离去,加上特朗普进一步收紧移民政策,美国有可能会出现人才外流,甚至从移民的国家变成国民外移的国家。

当然,眼见美国人口将由少数族裔取代白人成为多数的趋势,绝大部份的民主党人也会相信时间在自己一方,希望让时间流逝本身击倒共和党。不过,这时民主党经拜登之败,其党内温和路线似乎已走上末路,左翼进步派的势力料将大增,与保守派更难见妥协的可能。

在共和党方面,再一次的胜利,代表着特朗普化的共和党确能在美国选举人团制度之中取胜,党内余下的一些间歇性“反特”势力将尽数离去或归边。对特朗普而言,在民调劣势之下获胜,更是印证了只有他才懂得美国民心的论点,让他更不必因他人意见而改变自己只顾巩固选民基本盘的政治路线。

于此,两党各走极端的趋势只会比今天更为严重。

不过,特朗普的胜利并不代表他第二届任期的施政能够顺利。即使特朗普夺得白宫,国会众议院最有可能依然会保留在民主党人手中。于是,除了任命官员、联邦法院法官等事务之外,国会分治在党派对立愈加激烈的政治风气之下恐怕会比今天更加无能、更加难以通过立法,诸如联邦政府停摆的政治困局也将频频发生。

于是,特朗普的施政也将会像今天一般:在预算案等必须民主党同意的法案,或者两党确有共识的少数法案(诸如控制药价等)之外,白宫的施政将主要靠行政命令施行,使国会的角色再加边缘化,而相关命令能否有效则将由越来越多由特朗普任命的联邦法官和最高法院法官作决定。

由于在特朗普第二届任期内,最高法院保守派可能会有高达七个保守派对两位自由派的绝对优势,而有过半甚至三分之二的联邦上诉法院法官为其所任命(如今此数为大约三分之一),即使在未来四年国会分治之下,特朗普“靠法令执政”料将越来越有实效,让这个高举“三权分立”的国家变得更加“一权独大”。

到了2024年,民主党当然有可能重夺白宫。可是,美国的选举制度长久对选民人口集中的民主党不利,要夺取白宫之余,再得国会两院(特別是参议院),仍然有其困难。因此,即使民主党进驻白宫,特朗普式民粹路线未改的共和党,配合主导联邦法院的保守派法官,依然会使民主党难以有效施政。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预测,美国到2045年白人人口将少于总人口之半;而根据联合国的数字美国的城市人口比例也将由今天的约82%升至约87%。这些趋势皆有利于民主党。如果共和、民主两党的政治路向不变的话,当时间越靠近2040年代,民主党主政白宫和国会的可能性就会越大。

随着特朗普时代留下的保守派联邦法院逐渐为时间蚕食,后特朗普时代的共和党实力也将日益冲淡。如果共和党不思进取、另觅他途的话,也有可能会成为另一个“历史书中的政”。不过,这一天离今天看似尚遥遥无期。

作者:叶德豪

来源:香港01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