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看到了拜登领导下两国关系解冻的机会,但也保持了克制

[ 华尔街文摘译 – 原文 SCMP — 2020年11月27日]

中国正在寻求与总统当选人拜登的进入白宫管理开放的沟通新渠道,但一些中国分析人士警告,不要眼高手低,不要认为紧张局势都可以轻松解决。

但是,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控制和气候变化方面,双方可能还有一些双边合作的空间,这将有助于防止世界上两个最大的大国升级为全面的竞争并威胁全球经济。

随着特朗普政府从华盛顿开始过渡,两国进入了外交关系的新篇章,北京学者,前官员和政策界对中美关系的讨论日益激烈。

中央党史研究中心前副主任张百佳在《财经》年会上发表讲话说,拜登政府不太可能采取任何“大行动”来改善未来两个月的双边关系。但有一些合作领域。

在各种复杂的双边问题中,气候变化和大流行病控制可以得到高度优先考虑。

尽管如此,北京还是对华盛顿遏制中国的努力感到担忧。

国有企业中石化集团(Sinopec Group)前董事长傅成玉表示:“拜登的想法听起来很积极,但他只会在策略上有所不同……我们不能抱有过高的期望。”

自40年前特朗普政府恢复外交关系以来,中美关系跌至最低水平,此后北京方面释放了改善中美关系的意愿。

美国经济脱钩的威胁尚未解除,因为中国对美国的许多出口仍面临高关税,而且中国被切断了获取美国关键技术的渠道。

中方在周三晚间致拜登的贺电中表示,希望两国本着“坚持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精神,走健康,稳定的道路”。

前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当天在《纽约时报》上写道,中国不想取代美国在世界上的统治地位,并且有可能进行合作竞争。

同时,北京已经开始为最坏的情况做准备。中国已正式采取双循环经济战略,誓言将通过专注于国内市场并努力实现技术独立来使该国更加自力更生。

原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行长李若谷现在是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协会的负责人。他说,拜登最近任命内特这样的支持建国人士的内阁成员暗示了改善联系的余地。

他说,尽管美国在南海,台湾和香港等问题上的政策不会改变,但可能会就关税和恢复全面经济联系进行磋商。

他说:“我们应该考虑主动放弃一些优惠待遇,以换取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改革。” “我们还应注意中国发展对其他国家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在世贸组织中谴责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并反对承认其为市场经济,它扬言要在今年初退出总部设在日内瓦的多边贸易组织,这在其解决争端的过程中使上诉职能陷于瘫痪法庭。

中国第七大银行招商银行(China Merchants Bank)前董事长秦晓(Qin Xiao)表示,北京在与美国和其他国家的竞争中表现出克制,但它应遏制迅速增长的民族主义情绪,为未来的交流创造良好环境。

他在《财经》会议上说:“有些战狼人士声称两国最终会战斗。” “考虑到这种情绪的危险,是时候采取一些降温措施了吗?”

他说:“也值得考虑的是,中国如何在尊重国际贸易规则的同时促进其经济增长模式的发展。”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