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美国乌托邦与幻梦

热点话题

拜登时代即将拉开帷幕,其核心团队已成,他更充满信心向全球宣告,“美国回来了”,而且准备好“再次领导全球”。在其重返“多边主义”的日程表中,回归《巴黎气候协定》将是首选。

这和特朗普2016年入主白宫时的政治宣示何其相似。特朗普宣示上任即退出奥巴马所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说到做到。特朗普将“退群”发挥到极致,且成美国社会惯性,造成了左右两派不可调和、保守进步势同水火、民粹和自由严重对立的尴尬局面。

破坏易建设难,拜登“多边主义”或成乌托邦迷梦,美国重筑全球领导力也许是幻梦一场。

拜登未上任已遭遇挫折。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前,《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签署协议,涵盖亚细安10国、中日韩三国和澳新两国,为世界上最大的自贸区,这是没有美国的自贸协定。APEC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中方将积极考虑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全面进展协定》(CPTPP)。参加峰会的特朗普要么玩手机,要么继续夸耀他糟糕的抗疫政绩。

中国加入CPTPP需要时间,象征意义更多。但中国在RCEP后要加入CPTPP,凸显中国成功“卡位”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领导权。美国对TPP的始乱终弃,奥巴马时代以TPP孤立中国,并阻止中国制定贸易规则的努力,反转为中国领导区域经济一体化,而美国被孤立和边缘化。这为拜登重回“多边主义”和重建“美国领导力”增加了困扰。

分析家认为,拜登任内要优先处理国内事务,尤其是让抗疫重回科学轨道,实施经济救助计划,还要弥合国内政治分歧和族群撕裂,更要防范拥有超过7000万民意支持的特朗普势力的杯葛甚至反扑,“多边主义”也只能是说说而已。

伊朗“核弹之父”法赫里扎德被刺而亡,也让拜登重启对伊核谈判的努力化为乌有。这是以色列政府所为还是特朗普最后的疯狂,不得而知。但伊朗政府发誓对以色列进行报复,伊朗民意也掀起反美声浪,拜登重回奥巴马时代的对伊外交变得不可能。拜登在外交上不仅受到特朗普“单边主义”的掣肘,还会遭遇以色列的添乱。

奥巴马时代实施中东战略回撤,特朗普时代才是重回中东。特朗普不仅强化和以色列的盟友关系,也和沙特等逊尼派国家加强了军事联系,更在对伊斯兰国组织(ISIS)反恐和支持叙利亚反对派上很积极。美国的中东盟友更喜欢积极介入的特朗普,而对“奥规拜随”的拜登政府充满疑惧。法赫里扎德之死会让中东陷入混乱乃至战乱,拜登一不小心就会陷入新的中东泥潭。

拜登“多边主义”和“再次领导全球”的立足点,是重构和盟友的良好关系,欧洲和亚太盟友也对拜登充满期许。对欧洲盟友而言,拜登必须做到三点:一是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二是解决对欧盟的关税战;三是在北约安保问题上放弃讹诈政策。亚太盟友则要求美国给予其稳定的安全预期,希望美国重新返回区域经济一体化架构,同时不要逼其在中美两国“选边站”。

拜登能满足盟友需求吗?即使他想这么做,美国右翼势力也会强力杯葛,共和党在国会也会制造障碍。甚至,支持特朗普者也会通过街头运动狙击拜登的“多边主义”努力。经过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强力操作,美国人将“领导世界”视为“卖美”。拜登时代注定是坎坷满途。

中美关系是考验拜登“多边主义”和“美国重新领导世界”的试金石。特朗普打造了中美“冷战”围城,拜登如何破局?中国的全球领导力逐渐彰显,拜登是会继续对华脱钩还是形成新型竞合关系?没有答案。

特朗普虽被贴上“单边主义”标签,但美国全球战略回撤却始于奥巴马时期。无论是中东战略回撤还是重返亚洲,凸显的是美国战略实力无法有效覆盖全球。所以,特朗普不过是通过极端方式,放弃在全球抛洒战略资源而回归美国利益而已。

拜登时代,美国软硬实力再次减损,加之国内严重分裂,拜登基于美国利益,也不可能在“多边主义”上有所突破,反而会让盟友承担更多责任。如此,美国让盟友失望,拜登“多边主义”就成了乌托邦,美国“再次领导全球”也成幻梦。

作者是中国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客座研究员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