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钓运动因反修例陷低潮 港保钓船缺资金月中拆卸

戴庆成
香港报道

香港去年爆发反修例运动后,越来越多港人抗拒中国大陆,当地的保钓运动也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曾经把港人送上有中日主权争议的钓鱼台岛的船只“启丰二号”(又称“保钓号”),由于缺乏资金,很大可能在本月中旬拆卸。

据法国广播电台中文网站上月底报道,保钓号已欠下30多万港元(5万多新元)的维修费,而日久失修也导致船身严重锈蚀,围栏松脱。

机房所在的船舱中部已经入水,水位离引擎只有约一尺;而船身更已出现倾斜,若不维修,难保会翻侧,届时打捞费可能动辄逾百万港元。经检验,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决定将保钓号拆卸。

陆港矛盾升温
保钓氛围大不如前
香港保钓会副主席曾健成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证实有关报道属实。他指出,该会计划在周六(12日)举行记者会,邀请记者到保钓号停泊的筲箕湾海旁位置视察,并公布船只的去向。

曾健成强调,保钓号拆卸后,以后恐怕再没有船只出海宣传保钓,但香港保钓会仍会继续与海外的保钓人士联系,要求日本就二战罪行道歉,适当时候让保钓运动东山再起。

从事保钓运动多年的曾健成慨叹,去年下半年香港爆发反修例运动后,许多港人对中国大陆非常反感,不再关心保钓议题。即使他来自民主派阵营,也不时被青年人指责,说“你还保什么钓,不如集中精力保香港啦!”

不过,港人不再热衷保钓并不是由去年开始。陆港矛盾在过去10年持续升温,香港社会的保钓氛围已大不如前,这可以从香港保钓会的筹款数字看出。

保钓会目前会员50余人
以中老年人居多
曾健成忆述,1996年9月,香港保钓人士陈毓祥在乘坐货船企图登上钓鱼岛时,不幸溺水而亡。

当年保钓船回港,在短短两个月内就筹到600多万港元;2012年,保钓人士回港,也在短时间内筹到100多万港元。“但在过去一年,由于反修例运动和冠病疫情,保钓会的活动都停顿了,也没有人捐款。”

曾健成表示,近年保钓会已出现青黄不接问题,目前该会只有50多名成员,当中以中老年人居多,平均年龄大约在50岁左右。

不过,保钓会在保钓运动方面仍然做了不少工作,如前几年在日本驻港领事馆门外设立慰安妇铜像,就成功引起社会和国际关注,成为韩国人到香港旅游拍照留念的热门地点之一,并迫使日本领事馆将一部分部门搬到北角区办公。

今年是全球华人保钓运动50周年,香港过去多年一直在保钓运动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曾健成批评,特区政府多年来一直打压民间的保钓运动,自从2012年开始,海事处更派人员每天24小时监视保钓号,防止保钓人员出海,担心影响到中日关系。

香港保钓贡献
年轻人知之甚少
曾健成透露,由于欠缺维修费用,香港保钓会为了保留保钓号,几年前曾经透过朋友向中国政府提出捐出保钓号作纪念,但没有获回复。他批评中国政府为了经济利益,不惜在主权问题上向日本妥协。

身兼香港将军澳香岛中学校长的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邓飞,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香港社会对本土历史研究一向不深入,直到近来才开始展开“香港地方志”文化工程研究,以致许多年轻人对香港过去数十年在保钓方面的贡献知之甚少,所以近年热衷保钓的港青并不多。

邓飞认为,香港初中历史科设有香港历史部分,特区政府日后应考虑加插港人保钓的内容,除了肯定港人在保钓工作上的重要历史角色,也有助提高学生对保钓认识,增强港青的国民教育。

保钓号是由香港保钓会以68万港元购置的一艘长30多公尺、重142吨的钢壳船,曾经于2006年和2012年前往钓鱼岛宣示主权。2012年8月15日,保钓号上的七人更成功登陆钓鱼岛,触发中日关系紧张,保钓号也成为香港保钓运动一个重要的标志。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