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手袋代工廠:疫下訂單減七成 低端產業注定淘汰

【熊猫时报讯】一場疫情,揭露出低技術製造業面對大環境變遷時的脆弱。一家位於廣東東莞望牛墩鎮、為迪士尼等外國品牌做代工外貿的手袋廠,在疫後艱難維持經營,該手袋廠創始人、經理鍾先生受訪時表示擔心捱不過2021年,認為疫情讓當地政府加快「騰籠換鳥」,自己從事低技術產業注定被淘汰。

鍾先生的手袋廠成立於2002年,全盛時期有逾180名員工,月產手袋10萬至15萬個,全部為代工出口。1月中旬,在手袋廠的縫紉車間,鍾先生從一箱將近完工的米奇老鼠書包中取出一件向本報記者展示,稱1月迪士尼的訂單只有3萬件;至於其他品牌訂單數,他搖頭說「很少」,不願透露具體數字;如今工廠車間工人剩下約90人。

受疫情影響,全球迪士尼樂園去年相繼停開,各地品牌訂單驟減,鍾先生的手袋廠也隨之停頓。東莞政府雖在去年農曆新年剛過的2月已鼓勵當地工廠復工,惟鍾先生稱其手袋廠直到6月才等到訂單正式開工,全年訂單大跌七成:「2021年再不恢復,真的撐不下去。」

貿易戰衝擊 「訂單已往東南亞走」

鍾先生表示,貫穿2019年的中美貿易戰已對手袋廠造成不少衝擊,其產品被列入美國加徵關稅商品清單,美國進口商一再壓價,亦有部分商家轉移訂單。「即使沒有疫情,也很難做,訂單往東南亞走;有疫情後,(一些產品)反而只能在廣東做。」

過去幾年,內地人力成本增加明顯,當地生產手袋、衣服、鞋、玩具等外貿產品的「手工業」已漸衰落,外國大型企業加快遷往東南亞。鍾先生估計,從2018年至今,東莞手工業企業或已減少七八成,認為低端(低技術)產業肯定會被淘汰,「國家發展方向就是這樣」。

疫情加快政府「騰籠換鳥」

「疫情也幫助了政府加快『騰籠換鳥』。」鍾先生提到,疫情時期,當地政府對企業的多種補貼都是提供予高技術產業,現在和未來招商的主要目標也是高技術產業。

外貿挑戰重重,低技術產業轉向國家提倡的「內循環」、加入電商大軍可否尋求出路?鍾先生表示,對其公司而言內銷不太可行,因為內銷必將降低產品價格,利潤更微薄;同時電商競爭激烈,若非能推出「爆款」產品,勢難殺出重圍。

相关新闻

宅經濟催生 東莞廠訂單疫下反增 海外停工 工廠:10年來最好生意

【另訊】新冠疫情令全球商貿活動和物流嚴重受阻,被譽為「世界工廠」的廣東東莞,因完善的產業鏈和中國內地疫情相對受控,工廠得以復工,在疫情催生「宅經濟」下,一些生產家居電子商品的廠家訂單不降反升,亦有廠商受境外工廠停工而間接受惠,獲得回流訂單,生意額增加兩成,有廠商更稱創下「近10年來生意最好一年」。

臨近農曆年尾,位於東莞大朗的港資金邊實業公司,1月份每周「開足7日」,以周末雙倍工資讓工人加班趕工。金邊是一家擁有約50年歷史的建築鋁材噴塗廠,其董事長、香港中小企業聯合會榮譽會長劉達邦接受本報訪問時表示,總體來說過去一年,疫情對其經營影響較微,甚至可能是「近10年來生意最好一年」。

有工廠農曆年尾開足7日趕工

劉達邦稱,工廠去年農曆年元宵(2月8日)前便獲當地政府批准復工,僅比原計劃時間推遲一周。他說,去年完成了2019年的訂單,其中四成來自美國,內地和香港分別佔三成左右;受疫情影響,美國和香港有部分建築工程延遲,但不影響訂單,工廠可「慢慢做」。

宅經濟新模式 去年獲利豐厚

「中國停工其實好短時間」劉達邦說,「(疫情)很快『調轉槍頭』。」當內地疫情放緩而外國開始爆疫,內地廠商反而有優勢。這一方面是由於外國競爭對手停工,訂單回流。劉舉例稱,他相識東莞一家專為飛機、航天器生產高級螺絲的廠商,因東南亞廠商無法開工,去年增加了20%訂單。另一方面,疫情也催生新市場機遇。全球多國曾推行「居家令」以控制疫情,民眾長時間居家辦公、學習、娛樂,「宅經濟」應勢而生。金邊董事總經理助理劉柏豪稱,當地有生產無線耳機、電視機頂盒等家居電子商品的廠家,在過去一年獲利豐厚。

位於虎門的泰威電子廠專門生產應用於耳機、手機等產品的電源連接器等配件,主要客戶包括如今暢銷歐洲的國產手機品牌OPPO、VIVO等,前年年產值9000多萬元(人民幣,下同)。泰威董事長李文良對本報表示,工廠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忙碌運轉,全年營收比前年增加「大概一個月」。

東莞統計局去年8月數據顯示,上半年與遠程辦公、在線教學等「宅經濟」相關商品需求增長明顯,限額以上單位(即規模較大企業)通訊器材類、文化辦公類商品零售額與前一年相比分別增長12.3%和9.8%。

此外,在疫情之初,不少東莞企業看準中國內外對防疫物資的巨大需求,迅速轉型生產另闢出路。去年1月1日至2月27日,當地共有147家企業在經營範圍上新增的醫用物資,這些企業涵蓋批發、零售、紡織、通訊和電子設備製造等26個行業。根據中新網報道,截至去年10月,東莞進入全部完成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或歐盟合格認證(CE)有關醫療器械的認證程序「出口白名單」的防疫物資生產企業已超過130家,形成產品齊全的防疫產業鏈。

不過,並非所有企業都能逆勢增長。劉達邦稱,相對而言,疫情對「consumer product(消費品)」直接影響更大,手表、手袋、佩飾等為海外品牌代工的廠家(見另稿)尤受打擊。多個受訪東莞廠商認為,多年累積的經營問題在疫情下激化,才是導致當地不少企業沒能捱過疫情之年的主因。

(明报)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