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社评 在「火药桶」展示力量周边出奇失声 中国谋划下的南海战局场景反转

本报评论员 梁浩明

中国第一艘国产航母山东舰在12月17日在北端的海南岛三亚军港正式交付中国海军,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了交付仪式,并登舰视察。海南岛被外界称为中国「南海之门」,如今中国「突然」将首艘国产航母部署此地,此举受到了国内外舆论的关注。

《纽约时报》指出中国首艘国产航空母舰投入服役,标志着该国打造能够挑战美国海洋主导地位——特别是在太平洋地区。

《华尔街日报》称,新航母将在南海争议岛屿和台湾海峡部署力量——美国和包括日本和澳洲在内的其他太平洋大国一直在警惕地看着这一事态发展。

南海是个是非之地,不少东盟成员国与中国都在此处存有争议。中国近几年在南海上一直表现的越发强势,大规模海军行动也不断向外界「展现实力」,让不少国家十分忌惮,尤其是美国、菲律宾和越南的反应较为激烈,这些国家除了在公开场合中批判中国南海问题,美国更与区域盟友於2019年在南海举行85次军演。其中,美国与菲律宾共举办了至少16次、泰国9次及新加坡6次。美国和新加坡的海军从9月24日至10月10日於关岛附近水域举行的「太平洋狮鹫」(Pacific Griffin)联合演习,展开了有史以来的首场反地面作战联合演习,发射海军打击导弹,并进行反潜和反空战演习。

3月,在美国、新加坡及泰国还举行了「天虎」演习,美国使用F16C战机钳制敌方防空系统,提高了泰国空军的空对地攻击技能。此外,美国亦邀请其他盟友,包括日本、印度及澳洲,加入南海军演。印度将020年3月将会在举行「米兰2020」海上联合军演,邀请了41个国家和地区的海军参加,「中国却被排除在外」。

此前越南和菲律宾近端时间在南海水域动作不少,先是百船围堵菲律宾中业岛事件,还有美国宣布将舰船供越南海岸警卫队。那麽,为何中国将山东舰入驻南海之门的举措没有引发各方动作呢?

首先是东盟对南海问题的态度。虽然菲律宾和越南在南海问题上一直是「急先锋」,但自中国在南海展现军事实力之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对华态度发生了转变,不再南海问题上继续与中国纠缠。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7月23日在国情谘文中也提到,菲律宾不会为南海开战,中国导弹最快7分钟可到达马尼拉。中国导弹7分钟能否导弹马尼拉暂且不谈,他的大胆表述背後折射出的是中国在南海日趋稳固的军事实力。

菲律宾的转变,也导致越南在此问题上出现了孤掌难鸣的情况。而东盟其他成员也并不希望南海问题再起波澜,这一态度从历届的东盟峰会便能看出。东盟每年都会有峰会召开,并会在会上就南海问题发表声明,通过梳理历年东盟峰会的「主席声明」发现, 从2014年9月至2019,东盟峰会总共发布了七份「主席声明」,在每一份「主席声明」中,东盟都会重点谈及南海问题,并对此进行表态。

值得一提的是,这六份文件在谈及南海问题时,其内容和措辞上有着明显的变化。东盟在2015年都点出「我们对南中国海军事资产的增加以及进一步军事化前哨的可能性表示担忧。我们敦促各方确保维护和平、安全与稳定。」然而,到了2017年、2018年及2019年时,内容和措辞上出现了明显的改善。在2019年的声明中,东盟表示热烈欢迎中国同东盟在南海继续加强合作,并对双方按照既定时间表积极推进「南海行为准则」磋商谈判感到「备受鼓舞」。

东盟峰会对南海问题表态的变化,足以显示出他们并不想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继续「对抗」,这其中原因有着经济因素,也有解放军近年在南海加强军事存在的原因。

经济上,中国一直是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同时也是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等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根据2019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东盟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与此同时,中国与东盟国家在「一带一路」的项目对接,以及税收优惠政策和力促区域全面经济夥伴关系协定(RCEP)的举措,都是加速中国与东盟东盟走近之举。

军事上,过去几年,中国军舰接连服役,包括导弹护卫舰和导弹驱逐舰等部署到南海。而中国军机在2016年7月就已经实现了常态化赴南海远程训练,轰-6轰炸机和苏-35等战机在列。中国在南海的军事存在已经让南海实力对比发生偏转,东盟乃至美国等域外国家也难以扭转此局势。中国「山东号」航母驻守南海之门的举动,虽然会引起各国的反应和忌惮,但无论是东盟的意愿还是中国自身的实力的影响,南海局势都难以再起波澜。

就在山东舰服役的前一天, 2016年中美两国海军在南海对峙的相关内幕,再次在中国互联网上流传。当时长达一个月的中美军事博弈,从一开始的隔空叫阵,到面对面的剑拔弩张,再到作战部署的暗中较量。几十个日日夜夜的两军对垒,当时的新闻报道只反映了冰山一角。

据称,当时为了确保由美国主导、不利於中国主权的南海仲裁案宣判当日(2016年7月12日)能恐吓性地压制中国,美国提前动用了列根号和斯坦尼斯号两艘航母,加上护卫舰、导弹驱逐舰10艘左右,各类战机约150架摆阵中国南大门;而解放军,北海、东海、南海三大舰队精鋭尽出,4名上将(当时的海军司令吴胜利、政委苗华,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王冠中和南部战区司令员王教成)齐聚南海以实战姿态进行演习。甚至有传闻称,有「航母杀手」称号的解放军东风21D当时已经引弓待发。

以此次事件为时间节点,中国军队不管是在此之前的对美军避其锋芒,还是之後的争锋相对,中共要在南海进行军力部署的目标和战略部署从未改变。目前辽宁舰(舷号16)以青岛海军基地为中心。如无意外,刚刚交付於中国海军、被命名为山东舰(舷号17)的这艘中国国产航母,将以三亚海港为母港,成为中国军队在南海的「定海神针」。

不久的将来,当山东舰完成武器配备、组件完成自己的战斗羣,中美军队再次南海「狭路相逢」,场景一定会和2016年有所不同。为了实现这种不同,中央其实已经由暗到明,进行了20年的实际行动部署。

三沙设市:主权宣誓从口头到行动

中央为何不惜代价维护在南海海域的主权,当然是其对於中国的战略重要性非常高。对於这一领域的分析文章足够多,此处不再多做阐述。

1990年代之前,受经济实力限制,当时的中国外交战略依照邓小平的「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绝不当头、韬光养晦、有所作为」24字方针。对主权争议地区也是采取「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稳健主张。2010年3月上旬,中国宣称南海是攸关领土完整的核心利益,这种表态意味着任何国家只要侵犯其南海利益,中国会以军事武力扞卫南海的战略利益。

以2012年7月24日海南省三沙市设立为标志,中国对於南海主权的主张发生转折,不再停留在口头表述,而是开始付诸於行动。三沙市政府驻地西沙永兴岛,是继浙江省舟山市之後,中国第二个以群岛建置的地级行政区。根据中国官方的说法,三沙市管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所有岛礁及其海域。

不过对於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和海域,因为越南、菲律宾、台湾政府、马来西亚也主张拥有主权且已经实际控制,三沙市未能实际行事主权管辖。然而三沙市的成立,仍然标志着中国对南海的实际管辖(从军事布局到行政部署到经济开发)步入无可争议的行动时期。

在2015年5月公布的《中国的军事战略》国防白皮书,特别强调对「海洋权益」之立场,将解放军的军事任务由保障「领土主权」向外扩张至维护「海外利益」安全,并对相关或个别国家挑衅行为与高频度海空抵近侦察作为表达不满;此外,为了维护「领土主权」及「海洋权益与战略通道安全」,书中更提及2013年起陆续在南海岛礁进行填海造陆工程。

两个军事铁三角的形成

2013年以来,中国一改在南海军事存在的弱势姿态。可以认为,填礁造陆是当时的条件下,中国选择的最佳的南沙实际行动策略。

中国在南沙群岛的7个岛礁填海造陆,并逐步部署军事设备,其中,由礁变岛的永暑岛、美济岛和渚碧岛已经有了3,000米的飞机跑道(可供运-20运输机起降)、战机库、弹药库以及供舰艇停靠的深水码头。2018年5月,有美媒称中国在这三个岛礁上部署了鹰击12反舰导弹和红旗9防空导弹。还有消息称,中国控制着西沙群岛的130个岛屿,一些非武装人员生活在几个小岛上。

2019年1月,《解放军报》官方微博公布了一组照片,首度公开了南沙群岛永暑岛的全景。这次公布的照片显示,永暑岛除了可供大型军机起降的机场设施,以及可供大型船舶停泊的港口设施外,还有可供居住和工作的建筑羣。

实际上,改造後的永暑岛、美济岛与渚碧岛,每个岛礁间的距离在200至300公里之间,互成铁三角般的犄角之势,可在紧急状态时互相支援,对於中国军队来说,宛若3艘不沉的航母。未来解放军部署战机、军舰与飞弹後,它们就能联手对付敌方至少一支航母战斗羣。

在西沙设立军事基地,相当於将中国南海的防御向前稳步推进了差不多400多公里,这意味着解放军已经在南海建立起了快速空中反应力量。同时,这也有助於维护已成军的094A/B战略核潜艇安全,并协助解放军海军由此航向印度洋与大西洋。

至此,中国已经对整个南海的军事存在进行了全新的盘活,基本形成大三角和小三角的防卫态势。所谓小三角,就是前文提及的以永暑—美济—渚碧为三个基点的南沙防卫体系;所谓大三角,是以永兴岛—黄岩岛—渚碧岛为基点的整个南海防卫体系,二者的交汇点是渚碧岛。

同样,解放军军舰和军机也加强了在南海的军事存在。过去几年,中国军舰被称之为「下饺子」般服役,不少导弹护卫舰和导弹驱逐舰被部署到南海。而中国军机在2016年7月也已经实现了常态化赴南海远程训练,轰-6轰炸机和苏-35等战机在列。

美退休海军情报官员,前太平洋舰队情报部主任詹姆斯?法内尔(James Fanell)2019年5月14日表示,未来三十年对美国国家安全最大的威胁,将是中国解放军和政府正在全力部署的一支全球性的海军。

对抗与较量中的成长

因为上述原因,中美因为南海问题争执不断。华盛顿指责北京在南海扩建岛礁,搞军事化。北京则批评美国增加在南海巡航以及在亚洲进行军演。为了阻止中国在南海的扩张,美国一直坚持进行「自由航行行动」。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时期,美国进行了6次航行自由活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甚至采取比前任更为强势的态度——其主政期间,美国海军舰船在南海已经进行了11次「自由航行行动」。

但是中国的态度同样日趋强硬,甚至更早就现端倪。2014年6月27日,中国第五次全国边海防工作会议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强调,要把国家主权和安全放在第一位,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周密组织边境管控和海上维权行动,坚决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构筑铜墙铁壁的边疆海防。

而在此前的2013年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建设海洋强国研究进行第八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就已明确将过去邓小平提出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8字方针,修正为「主权属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12字方针,并推动当事国直接双边协商会谈解决问题。这意谓着中共不仅不惜使用武力扞卫南海主权,更拒绝美日印等区域外大国的力量干涉。

中央高层的态度很快体现在军方的行动中。在美国海军军舰多次在南海有争议岛礁附近侦察中国的军事行动、中国也多次紧急出动战机拦截的「过招」当中。当地时间2014年8月18日晚,美国国防部忽然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两架中国歼-11战斗机当天以「不安全」方式,在南海国际空域「滚筒式」拦截一架正在飞行的美国侦察机。五角大楼发言人还指出了许多细节,诸如「中国战斗机3次从P-8侦察机下方飞过」、「近距离地以90度角擦过P-8鼻翼,机腹对着P-8,展示其已经装备了武器」、「直接从P-8下方及侧边飞过,然後做了一次翻转,在P-8上方45英尺内(约14米)的地方飞过」。事後,美国军方人士称,美军飞行员被迫下降200英尺(60米),以避免发生碰撞。

2016年5月,类似场景再次重演。在海南岛东部的一次相遇中,两架中国歼-11战斗机一度接近美国EP-3不到15米的距离。五角大楼声明,「最初的报告说那是一次不安全的事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回怼:必须指出美国军机经常在中国沿海进行侦查活动,严重危及中国的海洋安全。两个月後,本文开头提及的中美军事对峙在南海持续了一个月。

改变已经发生,主动与被动的逆转

当南海对於中国军舰、军机等不再是鞭长莫及之地时,中国对南海掌控能力也不再像以往那般弱。2018年4月解放军在南海大閲兵,从海陆空全面展示了自己的军事实力。此後,美国军舰前往南沙或者西沙群岛进行「航行自由」行动,按照中国的说法是遭遇「当即进行驱离、警告」。甚至2018年10月,中国军舰逼近美国军舰41米,迫使其紧急转弯。

一个明显的形势反转表现是,过去美国对南海侦查,有时候是抵近12海里飞行甚至直接穿越岛礁上空的行动。如今,美国的行动退步到从岛礁领空边缘打擦边球地飞过,比如,2019年3月,美国B-52轰炸机就是贴近(near)而非飞越(over)了南海。9月初,美国里根号航母前往南海地区执行「自由航行」,卫星照显示,其在南海航行期间,周围有10艘中国舰艇「围观」。11月20日、21日,美海军吉福兹号濒海战斗舰、迈耶号导弹驱逐舰分别进入南沙、西沙岛礁邻近海域,解放军海、空兵力全程跟踪监视。

就连美国军舰与菲律宾等在南海的行动,也会有中国海监船在一旁观望。一个近期的例子是,2019年7月15日,美国海岸警卫队的巡逻舰和菲律宾的海警船在临近黄岩岛的海域进行联合演习,中国的海警船曾一度与菲律宾的海警船相距2.9海里。

这些场景的反转无不表明,中国对南海的军事掌控能力已然提升。通过填海造陆和军事部署,对南海有全天候的掌控後,解放军在南海「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尴尬局面得以化解。如今,山东舰航母的入列,无疑是为解放军在南海加持了「定海神针」。中美军队会不会再来一次南海「狭路相逢」、并再次上演一次新的世纪大对峙?也许会,也许不会,但是中国军队在南海的改变已经发生。

(2019.12.21)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