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报社评 南海佯攻台海才是主方向 首揭特朗普如意算盘

悉尼邮报评论员 蕭十一狼

7月3日,笔者在《大局已定 拜登入主白宫没有悬念》一文的结尾中,发出特朗普选情的“唯一变局就是发生战争,会吗?”之问。目前的南海形势,似乎完全具备一次“檫枪走火”的中美军事冲突的可能。

7月,8月,美军在中国南海,台海出动海军及战机的次数之多史无前例,而且均带挑衅性质,包括越来越接近广东,闯入中国战区实弹演习禁飞区,侵入西沙中国12海里内领海等。

以本周为例,美国国防部8月24日公开美军一架P-8A巡逻机8月中旬飞越南海全过程的视频,期间,解放军用双语喊话美军;8月25日,美U-2高空侦察机闯入解放军北部战区实弹演习禁飞区活动;同日,美国陆军一架「挑战者650」侦察机进入南海(自8月以来,已经有近10架次「挑战者650」侦察机出现在南海上空);8月26日,一架隶属於美国空军的RC-135S战略侦察机途径巴士海峡进入南海,随後在南海上空朝西南方向飞行;8月27日,美军「马斯廷」号导弹驱逐舰闯入中国西沙领海;同日,美国海军两栖突击舰「美利坚号」(USS America LHA-6)当天在台湾东部外海现踪,美国陆军「阿提米丝」(Artemis)侦察机在近来一周内第三度出现在台海周边;一架P-8A「海神」从驻日美军基地起飞进入中方划定的东海防空识别区;8月28日,两架美国海军P-8A反潜巡逻机途径巴士海峡进入南海。。。

美军在中国周边的动作多得令人眼花缭乱。

外交方面,29日,日本防卫大臣河野太郎访问关岛(Guam),在安德森空军基地(Andersen Air Force Base)与美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会面,双方反对中国“单方面改变东海与南海现状”。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8月28日表示,华府计划在9及10月与澳洲、日本及印度「四国同盟」(Quad)举行高规格会谈,讨论印太地区安全议题。

是否特朗普为选举打军事牌是一时冲动呢?这未免低估了白宫。

美国的舆论环境显示,民主共和两党的媒体大多要求美国增加对台海问题的投入,以应对中国“威胁”。美国主流媒体中,《华尔街日报》的社论指,台湾问题对於美国太平洋联盟具重要性,并指出监於未来四年中美可能就台湾问题摊牌,批评拜登(Joe Biden)可能会在台湾议题上回到过往的平衡策略,姿态过於鸽派。换言之,美国的领导人必须在台湾问题上采取更明确的立场;《纽约时报》援引前美国前副助理防长科尔比(Elbridge Colby)的话称:「从军事和信誉角度来看,台湾是最重要的」。他的观点更为明确,即认为美国应该要改变在台湾问题上的做法以增加威慑力,因为对台的态度将影响美国在盟友中的威信。

从美国主流媒体的论调中,笔者判断特朗普若通过军事牌来操作选举,主攻方向应该在台海,而当前在南海的挑衅,只是佯攻,混扰各界视线,让各界无从判别特朗普团队在大选前这10周,究竟想干什么。

而笔者早前也曾撰文,台海与南海若爆发战争,台海战争对中国最有利,可能性也比南海高。当时,笔者是站在国际舆论的角度来做判断。

有趣的是,中国26日发射4枚中程导弹,发射地点分别是青海(东风-16)和浙江(东风-21D),落点均是南海,反而显示南海爆发战事的可能性极低。原理就是以战止战。

从军事角度,中国这次发射东风-21D(俗称航母杀手)和东风-26(俗称关岛快递),具有深远的军事意义。过去,国际对这两种导弹是只看外貌不见实效,现在国际终于一睹发射真容,并首次由美方确认,意义在于改写了中美在南海对峙(当然包括东海,台海)的规则。

作为一种可以搭载核弹头,最远距离可以覆盖「第二岛链」乃至关岛的战略武器,它的出场意味着下一阶段南海对峙的门槛被抬升了。这种武器本身似乎也成了未来干预南海事务的某种门票。而美军学者从2015年开始系统研究的解放军「以陆制海」的策略也终於从纸面落到了现实。从2016年开始,就有美国学者认为中国在西太平洋逐渐具备「反介入/区域拒止」(A2/AD)能力,这次试射是验证了这个能力。

以东京为据点的澳洲《外交家》(The Diplomat)杂志在8月24日指出,中国在海战理论上的思路可能正在从马汉(Alfred Mahan)《海权论》的窠臼中走出来,转向柯白(Julian Corbett)的「存在舰队」与「积极防御」两大策略。这使得中方发展和部署了海军部队,将控制力延伸到第二岛链。

当然,指望一次试验让美军有所变化是不现实的。目前,美军现在仍在筹备其「环太平洋」军演的进程中。根据美国国防部消息,也就在8月27日,埃斯珀还专门视察了两艘驱逐舰,进而向舰上美军官兵夸赞「美舰独一无二」、「即便中国人也想模仿」,进而褒奖舰上士卒「忠於职守」、「军事过硬且作风优良」,以至於解放军「远不能及」。但总的来说,美国需要在中国问题上提升一些想象力了:中国军队为了海权,所能做的不会仅停留在派出远洋舰队之类的20世纪的传统方式。

那么,大选之前,笔者判断特朗普团队在进行了一系列军事牌后(做军事准备),对中国将打出台湾牌。最大的可能,就是国务卿蓬佩奥甚至美国副总统彭斯窜访台湾,引发中美摩擦的巅峰时刻。

特朗普团队若行这一招玩选举,拜登也无法反击,因为刚通过的2020年民主党党纲,就台湾问题的提法,罕有地删去了“美国的一中政策”。可以总结,对台问题上,美国两党立场基本是一致。所以谁都不愿示弱。副总统或国务卿窜访台湾,除了危害特朗普似乎已经“不在乎”,多次称可以“脱钩”的中美关系外,能获取很多政治红利。笔者预测,特朗普会赌这一盘。

若这一幕发生,两岸看来也会“地动山摇”。别以为民进党是赢家。

台海问题研究专家、哈佛大学台湾研究小组主任戈迪温(Steven Goldstein)指出,美国国会存在很多对台湾同情的声音,他们呼吁加强美台关系。他同时也表示,在台湾存在一种认知,认为中美关系越差,对台湾越有利。但事实是,台湾本身并不会从中美冲突中获益,相反,中美关系越差,台湾越危险。台湾当局的表现在外界看来,已经放弃了在中美之间玩平衡游戏,这是最大的风险。

法国《费加罗报》在一篇分析文章中指出,台湾希望能够从国际社会对中国的不满情绪中受益,但是美国正在将台湾置於尴尬境地。

美国领导人访台,美国是短暂的唯一“赢家”。因为,中国奉行不开“第一枪”,也反对美国“脱钩”(意味着不会主动与美国断交),所以对美国此举是无可奈何。最大的反击,军机或再次越过台海中线。

值得指出的是,台海若爆发战争,美国出兵登岛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在解放军试射了4枚导弹后,更封杀了美军干预台海战争的可能。但美日联手提供军备和情报支援则是一定的。

也正由于没有取胜的把握,美国的所有军事牌均是虚招,实招将是高官登岛—-玩政治牌赢选票。

距离11月的大选只剩两个月,美国现在处於大选的紧张时刻,外交议题本不是总统候选人的重点,与中国发生冲突更应该避免。同样,中国也多次表示「要管控分歧」,「不随美国起舞同时也不让美国胡来」。但对於谋求连任的特朗普来说,他很可能为了选情孤注一掷,毕竟美国经济真正复苏需要时间,特朗普急需要拿得出手的政绩,拼经济这个选项效果可能会非常有限。

特朗普很可能会继续发力中国议题,通过登岛借机表现强硬,以此来拉拢选民。

中美关系已经跌入几十年来的最低谷,中国外交层面多次喊话特朗普政府都没有获得响应。特朗普政府对华举措愈发强硬,引发国际担忧。

最后一提的是,澳洲自由党政府由于早前声明不承认中国的九段线(也是西方唯一跟随美国此立场的国家),中美的南海军事危机,也有可能把盟友澳洲带进去。当前,澳中虽没公开“脱钩”但实际也差不多了。美国还有个贸易协议逼中国买买买,澳洲则一根草都没捞着。自由党政府完全破坏了澳洲历任总理辛勤建立的澳中关系,红利损耗殆尽。

2020年8月30日   农历七月十二  邮报社评逢周六/周日刊登

作者为时事评论员/华人专栏作家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