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从日本的角度理解安倍晋三的接棒人

【熊猫时报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辞任后,竞逐成为执政自民党总裁以成为“继任人”之争最近白热化。三名竞选人菅义伟、石破茂和岸田文雄陆续提出政策路线,以说服党内支持。三人在有关中美问题上,都直接或间接提到要在中美之间拿好分寸,避免过于亲近某一国。他们的表态显示,日本的外交政治取态并没有如一些评论所预期,会跟随“反中”民粹思潮形成对华鹰派政府。很多人对日本的政治形势并不熟悉,惯常以西方民主国家的一些现象套落日本,但结果可能是不得其法。

三名竞选自民党总裁的候选人最近一周开始陆续公布自己的施政方针。在日本当下的局势下,新冠疫情与对应经济下行的国内事务自然成为最大重点。相对而言,如中美两国的关系并非极为重要的议题。即使谈及到中、美两国时,三名候选人无大认为要谨慎处理好与两国的关系。被认为是最有希望继任的菅义伟则表示,外交政策将继承安倍的路线,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建立稳定关系,对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访之事要谨慎处理。石破茂早则认为,中美两国之间,日本并非一定要只选其一。岸田文雄认为世界在分断,保护主义与单边主义盛行,日本要坚持多边外交才是生存之道。

日本将转向对华鹰派?

说白了,三者的外交方针其实是大同小异,无论何者继任,可以说对中国的态度与安倍时代是一脉相承。我们指出过,认为安倍是亲中本来就是有偏差的理解,安倍只是找寻日本安稳发展的空间。经济上,不单两国之间,甚至东亚以至于包括东南亚在内的区域经济,日本都得与中国能有合作的气氛。但另一边,军事上日本依赖美日安保条约,此也早已植根于日本大部分民众的认知中,而且经济上美国仍然为日本提供大量贸易顺差。日本在中、美两国之间的狭缝中生存,偏向某一边都会有严重后果,故此不管是谁,日本的政治精英总得在中美之间维持一定的平衡,既不可能与中国闹出太大对抗,但也离不开美国的影响。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日本将转向对华鹰派的预期和想像呢?这估计与将新冠疫情推卸中国的民粹气氛,以及自《港区国安法》通过后,日本政客和民间对中国的批评,令很多人“会错意”认为日本会跟随美国和西方国家一样针对中国。尤其是在媒体对曾对中国有比较尖锐批评,以及主张要加入“五眼联盟”的河野太郎大加报道后,更加令香港抗争派有了“日本支持香港人对抗内地”的想像。

消费税和社会保障更重要

会有这种错觉显然是出于对日本政治圈的不熟悉,尤其是习惯以西方以至香港民粹主导政治思潮的现象去看日本。事实上,日本由于自民党的独大,以及政治圈的封闭,令民众短期的情绪对政治的影响减低,以民粹政客亦难以以炒作议题快速上位。另一方面,日本除了大都市地区的年轻选民外,普遍对于身外之事的兴趣不大,“消费税”和“社会保障”等切身问题比起关心他国之事更易成为选举重点议题。从好的方向而言,民粹思潮较难令日本因兴奋而作出错误决定;从坏处看,日本政圈如此封闭,也令其难以吸受世袭政治家族以外人才,在政治上易于向大财团利益倾倒和因循旧政。不论如何,日本的政治生态如此,简单化认为因为日本也是“民主国家”便会与西方有类似的政治社会结果是不得其法。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曾强调“亚洲价值”,强调在所谓普世价值之外,亚洲重视群体主义、家庭、调和等价值自然会形成独特的社会性。要理解亚洲的政治与社会,并不难简单将西方的那一套搬字过纸。

来源:01观点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