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美选后中日各有所需王毅东京之行有成果

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上周连续访问日韩两国,其中东京之行更引人瞩目。中日两国达成了明日起启动商务旅游气泡、防务部门年内开通热线、明年召开部长级经济高层对话、携手推动明年东京奥运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成功举办、共同庆祝中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等连串共识,更重要的是确定中日关系稳定对于亚太和国际和平的重要,同意在推动亚太自贸框架和环保等领域加强合作。可以说,在日、美新政府相继出炉之际,北京主动出击,欲恢复因疫情和中美角力而受影响的中日关系,搭建两国关系的新架构;东京则利用白宫易主的过渡期,调整对华关系,从而在亚太新变局中为本国谋取更大的利益。

北京利诱突破政治包围
日本趁机获取经济实利
王毅今次是他相隔一年后再次访日,也是今年2月以来中国高级官员再度访日,更是日本新首相菅义伟上任后会见的首名中国政要。短短两天内,除菅义伟外,王毅还分别同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前首相福田康夫、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等人会面。

就在王毅访日前后,中日之间也有多项好消息传出:日本政府已开始筹备在湖北武汉市开设总领事馆,力争在两年内开馆;日本全日空公司宣布,从下月14日起开通成田机场飞深圳的航线,每周往返一次。深圳将成为继上海、广州及青岛之后,全日空飞中国的第4条航线。

就在王毅访日的最后一天,日本新任驻华大使垂秀夫飞抵山东青岛,在接受核酸检测后,搭乘日本大使馆租用的旅行车,于26日抵达北京。据报他将按中方要求,在大使官邸隔离两周,以此不寻常方式履新,为中日关系开启新的一章,颇具象征意义。

自从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2018年访华之后,中日关系曾经历了一个小阳春,即使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之初,两国互赠防疫物资,民间气氛仍算友善。但后来随着习近平今年访日告吹、中国公务船被指频繁进入钓鱼岛海域、日本加入针对中国的美日印澳四方机制,以及东京对香港国安立法的关注,令中日关系重陷低迷。

王毅今次访日,对中国来说并未订太高的目标,是希望借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刚刚签署、习近平又表示中方有兴趣加入由日本主导的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契机,推动中日韩自贸谈判进程,加速地区自由贸易一体化,利用经济诱因改善中日关系,从而突破美国的对华包围圈;对日本来说,也有意借此机会,要求中方撤销自福岛核电事故后对日本产食品的进口限制、重启日本产牛肉出口等,以便在疫后的中国市场获得更多实际利益;同时要求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克制,并在解决朝鲜绑架日本人问题上予以协助。

从结果看,双方各有所得,中方获得日方对两国关系重要性的再度确认,日方亦同意尽快让RCEP协定生效,并表示欢迎中方加入CPTPP;日方则获中方同意明年重开部长级经济对话,中方应允设立政府间对话平台,讨论开放日本食品进口问题。下月将举行新一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并争取年内开通两国防务部门直通电话。所以说,王毅此行,虽谈不上成果丰硕,但基本达成目标。只有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双方各说各话,王毅曾以攻为守,提出两国都不让非公务船进入「敏感海域」,但遭日方拒绝,这也在意料之中。

亲华派元老中国通大使
强调本国利益优于美国
中日这种微妙的互动,中方是要因应政治和安全上美国的封锁和包围,日本则要因应疫下经济压力及美国总统换人后的亚太新局,故双方都有改善关系的需求。垂秀夫在上任前受访时称,日美关系虽是日本外交的基轴,但中日需要建立稳定良好有建设性的关系,「中日关系不应受到外部环境影响,(日本)对华政策首要考虑的并不是美国的国家利益,而是日本的国家利益」。

外界注意到,垂秀夫虽然是外务省「知华派」出身,曾驻过中港台三地,并当过外务省中国蒙古课课长,却从未做过大使,能获安倍青睐,正是看中这名「中国通」身上的「现实主义」作风。

日本对华关系调整,还有不可忽略的「元老」因素,如王毅今次会见的福田康夫和二阶俊博等日本政坛元老,都属亲华派。尤其是二阶,曾在任内推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首相田中角荣身边工作过,现为执政自民党的干事长,政治上仍具相当的影响力。据报道,王毅在与他见面时,一小时全程用日语交谈。而据报二阶至今仍力主邀请习近平早日访日。

惟必须看到,中日关系改善的基础依然薄弱。最新的民调显示,接近九成的日本民众对中国没有好感,影响中日民心最关键的领土与历史问题仍然无解。更重要的是,美国因素仍是影响中日关系的最大变数,钓鱼岛问题激化的根本原因,也是因为美国改变原来的模糊立场,明确相关海域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所以,未来如果中美冲突进一步加剧,中日关系仍将面临严峻考验。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