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翼龍對印度勇士 拉達克上空的無人機戰線

【熊猫军事】到2021年1月中旬,拉達克一線的中印對峙仍是印度各界最為關心的話題。印軍可投放一線的最新武備更引人關注。

在種種印度自研裝備的消息中,印度「國防研究及發展機構」(DRDO)的無人機較為突出。DRDO已計劃在拉達克地區使用印度自研的「勇士」(Rustom)系列無人機,並準備把2020年10月後首飛成功的「勇士-2」察打一體無人機投入使用。

一時間,拉達克東部地區平均海拔四千米以上的前線,就成了全球海拔最高的無人機空戰舞台。中印之間在無人戰機領域的對決也即將開始。

印度勇士的誕生

環顧拉達克一線對峙信息,外界可以發現,印軍缺少大批偵查型和攻擊型的無人機。

就前者而言,印度國防部、印度陸軍尚能求助於印度空軍,從其以色列產「蒼鷺」(Heron)無人偵察機中調撥部分前往一線協助行動,緩解燃眉之急。到2020年12月仍有一箇中隊的「蒼鷺」駐紮在尼泊爾以南。

就後者來說,印度陸軍暫時沒有對策。《歐亞時報》等媒體還在2020年11月上旬通過採訪指出,印軍如輕敵冒進,則其進攻的裝甲集群有可能會被解放軍的攻擊性無人機機群摧毀。作戰現實需要印軍儘快拿出具備察打一體能力的無人戰機。

印軍目前有兩個選擇,其一是給「蒼鷺」加掛激光制導炸彈等外掛武器,使之勉強合乎戰場要求;其二就是儘快把印軍研發了12年的「勇士」系列無人戰機推上舞台。

「勇士」系列無人機的指標較為平庸,其偵查型號1型和H型的通信半徑只有325公里,最大航程為1,000公里,載荷分別為95公斤和350公斤,最大速度分別為每小時150公里和225公里。但這種程度的裝備已足以替代印軍目前數量有限,均價1,000萬美元且在不斷老化的「蒼鷺」。

「勇士-2」型無人機讓印度人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軍工能力

2020年10月後試飛成功的「勇士-2」,讓印度軍方看到了自研無人機的潛力。「勇士-2」的設計指標和H型接近,滯空時間卻從8、9個小時上升到了18個小時。此外,該機一開始就可加裝印度自研的自重43公斤的「眼鏡蛇」反坦克導彈。最大350公斤的載荷使之具備了足夠的攻擊性。

該機具備的這一系列性能,使印度三軍及國防部最終在2020年11月放棄了以30億美元的代價,分期購買30架美製MQ-9B「海衛士」型察打一體無人機的方案,轉而將經費用於改造升級現有裝備,以及研發自主知識產權的裝備。

目前,DRDO還在研發印度新一代隱身飛翼重型無人攻擊機「光環」(Ghatak),該機的情報雖然不多,但印度觀察家已經把這架耗費了4.5億開發資金的新武器和俄羅斯的「第六代」無人戰機S-70「獵人」相提並論。

光環無人機在2020年12月8日後曾被部分印度媒體有意大舉披露,該機2009年立項設計,據稱使用俄羅斯AL-55發動機,但該機直到2025年後才有可能完成初步建造,並有可能在2028年到2030年間交付印軍。

在翼龍的陰影下

印度的武器終究需要戰場的考驗。比起長期秉持「西線無戰事」,在拉達克等地域採取防禦行動的解放軍,印度可能未必會在拉達克東部一線遭遇解放軍攻擊-2型(即翼龍-2型中國軍方版)無人機的打擊。但在西線,巴基斯坦就難免會出手。

巴基斯坦軍方曾在2020年11月從中方取得50架武裝無人機,巴方從2018年10月開始,還得到中方知識產權,可以自行生產「翼龍-2」系列戰機。

相對於拉達克的基本穩定,印、巴近期已在俾路支斯坦等爭議地區瞠目相見,雙方又開始了互相派遣游擊隊的代理人戰爭,巴基斯坦因此大有可能在克什米爾、查漠、卡吉爾乃至拉達克的上空與印方展開更明顯的對峙。

無人機和無人戰機在解放軍中有一席之地

不可否認,「翼龍-2」和「勇士」等無人機不可能實施真正意義上的無人機空戰,它們仍只能對地轟炸。但外界仍有對比兩種戰機指標的關鍵要素。

巴基斯坦軍方取得及生產的「翼龍-2」型已明確了至少200千克的攻擊載荷,它不僅可以攜帶6枚大型導彈或是12枚小型制導炸彈,時速為370公里;還可搭載四枚激光制導導彈或兩枚大型制導炸彈,最大飛行速度每小時460公里。該機最大航程4,000公里,武器最遠射程10公里,這種實際作戰能力甚至不亞於固定翼作戰飛機。

當然,中、印之間在2021年會如何在拉達克一線投入技術兵器,這一點仍待觀察,但無論如何,近兩年來的戰例已經給了外界重新認識低技術戰爭的另一層視角。在2019年的利比亞內戰、2020年2月的敘利亞衝突以及9月至11月的納卡戰爭中,作戰雙方多次利用自殺無人機、偵查無人機和察打一體無人機控制了戰場態勢。中、印雙方將如何在戰場上展示其戰爭智慧,外界或可拭目以待。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