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颖:中美两国冷战本质是世界领导权

【熊猫时报讯】中美全方位冲突上升至美国对中国开打新冷战,中美冷战的本质是世界领导权,世界领导权的本质就是谁主导国际秩序。所谓取代美国,就是取代美国主导国际秩序的地位。

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后,西方以为全球秩序开启了一个以美国自由国际主义为特征的自由霸权秩序时代。一时间,“单极时代论”大行其道,似乎国际社会真的进入了“美国治下的和平”。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美国治下的单极时代受到极大的冲击。西方学术界不断有人提出当今国际秩序的失序化问题。

国际秩序的失序化遇上了中国崛起,这可能就是中国高层决策者看到的“战略机遇期”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中国对自己的经济模式信心满满,不再相信美国经济模式的神话。据美国前财政部长保尔森回忆录的说法,自2008年起担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王岐山对他说,“你曾是我的老师”“我们不敢肯定是否应该再向你们学习了。”中国从此不再摸石头过河,而是自信已找到了中国道路的模式。

许多年后,人们一定会越来越清楚地看到,在2008年这个时间刻度上,有一条极其重要的历史分界线。中国著名媒体人胡舒立曾指出,全球金融危机后,许多人有一种错觉,以为中国幸亏没改那么快,如果真改了,说不定更像欧美,更容易出问题。金融危机好像不但没有成为改革的推动力,而且简直变成了不必要改革的根据。

当中国觉得已超越昔日的“老师”之后,尤其是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居世界第二之后,中国开始彰显对国际社会的影响力,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发生了改变。这就是奥巴马执政后期提出“不能让中国制定地区规则”的背景。奥巴马认为“中国正想要给世界上增速最快的地区确立规则”,而“这会让我们的工人和商业带来不利。我们为什么要让这一切发生?我们应该来书写规则,我们应该来定义游戏规则。”

为此,奥巴马热衷于倡导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美国民主党的思路就是借助国际经济规则,约束中国模式在全球的影响。此外,奥巴马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美国要重返亚洲,这实际上是在军事和政治上形成对中国围堵圈的地缘政治战略。

在奥巴马构想围堵中国之时,恰恰就是中国信心满满“走进世界舞台中心”之时。2017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说:“要引导国际社会共同塑造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及“引导国际社会共同维护国际安全”。

习近平首提“两个引导”的意义,在于中国向世界贡献“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理由是:“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光辉历史、中国共产党95年的奋斗史、改革开放38年的发展奇迹,已经用难以争辩的事实向世界宣告,我们有资格有能力成为国际新秩序和国际安全的引导者。”“两个引导”的目标是“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7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用定义中国为“修正主义国家”,来回应中国的“两个引导”,并指出,中国修正现有的国际秩序,按有利于中国的方向发展。意想不到的是中国遇上了特朗普这个“怪兽”。

特朗普对中国没有战略,他上台伊始只寻求平衡与中国的贸易逆差,要一个公平贸易协定,如果中国政府答应了,他就愿意休战。但特朗普的个性是决定所要的东西,就采取极限施压,把所有手段都用上,导致人们无法预测他下一步的招数是什么。特朗普背后的鹰派团队在他的默许下,按照他们的思路运作,其中蓬佩奥最为典型,导致被特朗普打开的门关不上了。

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穷追猛打,挑起了全美国对中国反思。这就是美国著名经济史学家弗格森(Niall Ferguson)所的说的:特朗普唤醒了美国,让美国各界看清了中国对美国的威胁,让两党在中国问题上达成共识。美国的知华派纷纷退隐或转向反华派,对华强硬派崛起占据了话语权。《世界是平的》一书作者托马·弗里德曼刊文指出:“特朗普不是美国应得的美国总统,但他是中国应得的美国总统。”

在这个背景下,原本只有少数精英议论中国有取代美国意图的说法,被越来越多的美国精英和政界人士所接受,并且美国越来越多的研究报告和政府文件,都确定中国企图取代美国和主导国际秩序的野心。这时美国的精英都接受《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大国的秘密战略》一书作者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说法。

在《百年马拉松》这本书中,白邦瑞论述了中国对美国和西方进行战略欺骗的历史和目标。他认为中国自从1949年毛泽东时代开始,就有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那就是使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的霸主。为了实现这个计划,中国一定要得到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帮助,在经济、科技和军事方面强大起来,所以中国一定要隐藏自己的真实战略意图,卧薪尝胆,韬光养晦,在2049年的时候一举超越美国。

这就是“百年马拉松”的由来和全书的中心内容。中国的百年计划并不是写在纸上,藏之于中南海那个保险箱中的秘密文件,而是置于中国历代领导人心中。他们从不怠懈,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奋斗,那就是雪洗百年国耻。

白邦瑞讲的百年计划,有点像中国领导人所提出的“两个一百年”中的一个,但中国外长王毅指出:我们从来就没有什么“百年马拉松”的战略,中国无意取代美国。但以下一些中国引以为傲的事实,都让美国用来证明中国有取代美国的野心:

首先,积极创设国际组织和机构,最典型的例子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其次,改革和转变现有国际机制,例如,中国通过举办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把中国理念融入其中。最后,努力为国际组织输送高级人才,增加中国人在国际组织中的任职数量和质量。

为什么这些事实,会被美国解释为中国在改变现存的国际秩序?关键是现有的国际秩序,本质上是一种西方共同体(相对于苏联)的内在秩序,这是一种美国霸权主导下的内部稳定。中国能在经济上部分融入全球经济,并不意味着中国能全部接受现有的国际秩序。伴随着中国崛起的“两个引导”有内在必然性,美国不能接受按中国价值观引导国际新秩序,不接受中国的世界领导权。

2001年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J. Mearsheimer)出版《大国政治的悲剧》一书,他用自己的理论预言,中国的崛起导致美中冲突不可避免。他最近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表示:“美国不会容忍中国与之平起平坐”。从这点上看,中美冷战将是一个长期化的状态。

中国的百年计划并不是写在纸上,藏之于中南海那个保险箱中的秘密文件,而是置于中国历代领导人心中。他们从不怠懈,一直朝着这个方向奋斗,那就是雪洗百年国耻。

来源:联合早报

作者是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