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中国特色金融科技出众美疑心大

         【熊猫时报讯】实践大学高雄校区博雅学部副教授蔡裕明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10月号发表专文《中国特色金融科技:蚂蚁集团与带路倡议中的“数位丝路”》,作者认为:中国已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金融科技系统的所在地,诸如蚂蚁集团或腾讯之类的大型企业掌控其金融科技市场,但也有许多新创公司逐渐茁壮与发展,以填补金融市场当中的空白。并随着新一波的技术与科技革命,让金融服务产生重大转变。云端计算与储存、数据与分析、人工智慧与区块链等将随时间与技术进步,影响全球的金融科技与新创公司。而在通讯基础设施厂商华为以及社交媒体平台的TIK TOK先后被美国所限制后,金融科技领域或许将成为下一波中美竞逐的新战场。文章内容如下:

  一、前言

  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万事达(MasterCard)与Visa等美国的支付方式获得中国监管机关的许可后,可在中国境内开展业务。实际上,中国银联(Union Pay)、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支付方式,早已涵盖全中国的市场,其中银联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信用卡清算组织。尽管有这些发展,中国现实上已绕过信用卡支付系统,直接从现金支付跃升为数字移动支付。

  更为重要的是,移动支付仅是中国金融科技(FinTech)产业七个主要市场之一。其他领域还包括线上借贷、消费金融、线上货币、市场基金、线上保险、个人理财和线上经纪。在全球27家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金融科技“独角兽”创业公司中,现已有9家是中国人(包括来自香港的1家)和12家是美国人。

近日起源于阿里巴巴集团的蚂蚁集团,已向上海证券交易所和香港联交所提交招股文件,即将成为一只新的“超级独角兽”,其目前估值约为2000亿美元。根据蚂蚁集团的招股文件,蚂蚁集团将结合消费、科技与国际化作为未来的发展战略,也间接表示中国的国际企业将以创新化与整合性回应美国的贸易战、关税战与科技战。马云对此表示,由于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可能存在着美国出口管制和贸易制裁的风险。就另外层面而言,中国金融科技也将结合带路倡议成为“数位丝路”(digital silk road),更形成一种“有中国特色”的新功能主义。

  二、中国金融科技发展概况

  近十余年来,中国的中产阶级激增导致对于付款、信用贷款或财富管理等金融服务之需求也渐增。然而,中国的金融机构多只为大型企业提供服务,忽略对于中小型客户提供金融服务。加上中国大陆金融科技背后隐含独特技术生态系统,包括,智慧手机普及率增加、快速的城市化与电子商务、拥有许多精通技术的开发者、发达的银行体系、较为宽松之监管环境,①以及中国近年来力推的“监管沙盒”(Regulatory Sandbox)试点政策等,让中国在创新金融科技行业的全球投资方面处于领先地位。

  此外,中国的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强调加密货币与其他数位资产,已成为全球最为先进的中央银行之一。金融科技之所以在中国人民银行引起重视,部分原因在于渴望走在前列,或者至少能够充分监督金融科技、区块链与数位贷款,成为使用新技术来监管金融科技与金融业的监管机构,让中国成为监管科技(RegTech)与监理科技(SupTech)居于世界领导者的领域。此外,中国在金融科技之投资也领先于世界。埃森哲(Accenture)管理咨询公司分析显示,2018年中国金融科技交易的价值,已占当年全球所有金融科技投资的46%。 

         在前述七项金融科技领域当中,中国的金融科技主要集中于四项领域:支付、信贷和贷款、财富管理和保险。在参与者方面,主要涵盖网络巨头、新创企业与现有的金融机构。包括百度、蚂蚁、腾讯、平安和京东金融在内的网络巨头,已在金融服务领域成为最具规模且最为成功之象征。其最大的优势为拥有庞大的客户群和数据集,一般小型公司或新创公司并无法拥有这数据。

  试以蚂蚁集团为例,蚂蚁金服起源于支付宝,其成立之目的是在促进阿里巴巴平台上的商业交易。随着时间与技术的进展,蚂蚁集团逐渐拥有有关于商业与消费者的交易数据。如今,蚂蚁集团已是全球最大规模的移动与线上支付平台,也是全球最大的货币市场、信用评级机构、财富管理平台以及保险服务等业务。而根据蚂蚁集团的于8月上市招股说明书显示,有6成营收来自数位的金融科技服务。蚂蚁集团的IPO募资用途在于创新和科技的投入,其次是协助商家发展和数位经济升级,以及加强全球合作方式同时协助全球可持续发展。蚂蚁集团在跨境支付方面,从2016到2018年间藉由投资入股与技术输出,即通过入股海外公司的模式,来建立当地的“支付宝钱包”体系,现已有9个东南亚和南亚国家与蚂蚁集团合作建立当地的移动支付服务。

  三、数位丝路成为“有中国特色的新功能主义”

  贸易自由化可在发展中国家开辟新市场,并且运输系统的高效化可增加贸易量与人员流动,从而促进经济成长。学者罗森(James Rosenau)与罗斯克兰斯(Richard Rosecrance)等认为,技术优势提高跨境运输能力,反过来降低进一步参与国际经济关系的成本。在这过程当中,相互依赖的自由主义者认为,经济相互依赖又会促进国家间之合作,区域经济开放的好处将让政府的注意力从相对收益转移至绝对收益。而且区域主义理论者亦认为,跨国集团为促进跨境联系的关键性因素,②这角度而言,区域网络将逐步融合把小型分割市场整合为统一市场。 

        金融科技或成为当代促进区域初步整合之媒介。金融科技优势在于,让基础建设结合金融与科技,建立连结亚洲经中东与中亚至欧洲与非洲之市场,成为一种有中国特色的“新功能主义”。新功能主义原由海斯(Ernst B. Haas)与梅传尼(David Mitrany)从功能主义当中所延伸,强调超国家组织之作用。新功能主义表明,整合的速度与方向无法事先预知,相反的,经济与社会整合会带动政治整合形成一种复杂的溢出(spill-over)过程。新功能主义认为国家间经济互赖性、组织解决争端能力、建立普遍可接受司法机构能力、超国家组织的市场规则取代国家监管制度、社会间之相互认知以及共同政治和社会价值观之发展。③

  2017年5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一届“一带一路”国际论坛上宣布,将大数据整合到“一带一路”倡议中,以创建21世纪的数位(数字)丝绸之路。两年后,在北京举办的第二届“一带一路”论坛上,中国电信吸引全球商业领袖对带路倡议数位化之投资。中国方面藉由带路倡议整合沿线国家的金融市场,并藉由下一代数位基础设施和卫星覆盖网络,联系带路倡议的国家和城市。北京更为期待中国的企业能在全球范围内建立更多金融、资讯与电信网络,用以提高中国参与国际技术标准的制订与治理机构的规范能力。

  中国在这些发展中国家协助建立新一代的数位基础设施,利用中国科技公司相对于国际竞争对手的独特优势,结合本身的北斗卫星计划。中国希冀主导全球通信市场,进一步支配网络空间。与此同时,中国正在开发和实施5G,这是一种超快的数据网络技术,可能将数位丝绸之路(digital Silk Road)变成资讯高速公路(information superhighway)。例如,华为正在尚比亚协助该国兴建通信基础设施,而中国的电子商务龙头阿里巴巴和腾讯正在计划为东南亚的小型企业提供服务,让发展中国家可能越过对于连锁超市和大型购物中心之需求。

  在东南亚与南亚部分未完全开发市场上,运用金融科技的数位借贷或行动支付或能快速协助发展该国经济。中国资金若能与亚洲开发银行、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结合当地金融伙伴以及提供较低利率或简便支付平台,中国金融科技成长模式有助于促进该国经济增长。 

         这种“有中国特色的新功能主义”为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扩大的必然性与增加影响力的手段,由基础设施所主导并沿带路倡议的国家的经济一体化,以金融科技嵌入国家间的经济合作与跨境支付。与此同时,金融科技现已结合中国大陆带路倡议的铁道、公路、港口与通信网络基础设施,让中国在技术与市场的竞争力将更具优势,也展现中国与其他国家除经济或贸易合作的不同面向,结合高铁外交与港口外交连结亚洲、欧洲、中东与非洲,已成为其“带路倡议”核心基础建设,并结合由蚂蚁集团与腾讯支付所带动的金融科技,北京正擘划以金流与物流图穿越人为地理疆界,建立一个有中国特色并以技术所推动的国际新秩序。

  四、金融科技将成为中美竞逐的新战场

  中国已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金融科技系统的所在地,诸如蚂蚁集团或腾讯之类的大型企业掌控其金融科技市场,但也有许多新创公司逐渐茁壮与发展,以填补金融市场当中的空白。并随着新一波的技术与科技革命,让金融服务产生重大转变。云端计算与储存、数据与分析、人工智慧与区块链等将随时间与技术进步,并影响全球的金融科技与新创公司。而在通讯基础设施厂商华为以及社交媒体平台的TIK TOK先后被美国所限制后,金融科技领域或许将成为下一波中美竞逐的新战场。

  虽然中国的数位丝路已逐步在带路倡议沿线协助许多国家建设基础设施,并辅以金融科技之发展,得以让来自中国的金融科技公司或合作伙伴深入民间,或将协助各国经济成长或改变支付、借贷、购物等交易模式,进一步朝向数位经济发展,打造以中国为核心的“带路倡议的统一市场”,但仍有许多挑战须克服。最为首要的问题即是来自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掣肘。

         中国以国家为主导的技术创新模式被称之为“自主创新”,不同于西方国家由市场所带动之创新模式。而北京的军民融合(military-civil integration)引起对于商业与国家安全技术模糊的忧虑,而受到华盛顿方面将北京视为“战略竞争者”。西方国家对于中国崛起的技术能力与制造业发展更觉忧虑,特朗普政府已将中国视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其国家安全政策文件也多次强调人工智慧等新兴技术对于美国经济成长与国家安全至关重要,并指责中国“不公平的利用美国的智慧产权”。同时,华为等企业已是中国电信技术与创新的知名品牌,在美国的市场也将趋于边缘化,蚂蚁金服也曾在2018年被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CFIUS)禁止收购美国的速汇金(MoneyGram),亦可显见美国对于阿里巴巴等中国大型企业的不信任。

  中国强化自身在数据治理等领域的法律与行政规范,特别是2016年《网络安全法》,与国际实践也多所不同。尽管阿里巴巴、腾讯和华为等“数位丝路”的厂商皆声称符合欧洲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但短期内中国尚难以与欧盟达成充分谅解或协议,并且缺乏必要的关键要素,例如,独立的数据保护监管机构。虽然欧盟将持续关切有关于数据安全与隐私等问题,但在中亚或非洲国家方面,可能不太重视数据安全或隐私等问题。

  蚂蚁集团作为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IPO)避开美国资本市场,应是中美之间发生的现实且潜在危险的政治争执中的最新发展。美国特朗普总统于8月宣布对于TIK TOK的禁令,要求销毁美国客户所有数据的备份。美国商务部8月17日宣布扩大对于华为的禁令,要求采用美国技术与软体的晶片要出货给华为前,皆须向政府申请许可。同时,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 BIS)正在限制中国公司在其产品中使用源自美国的技术。此外,尚有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所宣布的“清洁网络计划”(Clean Network),该计划确保不受信任的电信公司不会在美国和其他目的地之间提供电信服务。这些发展势将影响中国网络科技进入美国市场的能力。

         对于蚂蚁集团最为相关的则是拟议中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The 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该法旨在强制遵守某些公司规则,包括遵守美国审计和披露外国政府所有权或控制权。这些有关于科技相关产业的发展均影响蚂蚁集团在美国扩张的可能性,取而代之的是在东南亚与南亚扩张金融版图,蚂蚁集团正与九家支付初创公司展开合作,其中包括印度Paytm和印尼的Dana 、菲律宾的GCash、泰国的TrueMoney和马来西亚的TnGD等。

  美国的这些规范与限制,将对于蚂蚁集团的技术基础架构、产品服务和业务运营等关键性技术、系统、设备或零组件能力产生不利影响,也会影响在美国的云端业务或基础电信基础架构,并且进一步影响美国人员为中国公司工作,或雇用合格人员为蚂蚁集团服务之能力。

  中国证监会为缓解中美局势,8月已与美国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PCAOB)联系,提出让其审计几家选定的国有企业,但这难以完全化解美国政府中的“屠龙派”。如果不能,最大的损失者将是美国资本市场和投资基金。

  蚂蚁集团选择上海与香港的双重上市策略,可同时推动两个重要的中国市场。拥有自由资本流动的香港,对于全球投资者来说仍然是一个更具吸引力的地方。中国的监管机构已使金融服务公司在国内上市变得更快且更容易,这与中国政府鼓励企业直接在资本市场上筹集资金而非依靠银行或影子银行的目标一致。

  当香港的国家安全法让港民怀疑港府治理能力与未来经济前景时,该交易也可能是对香港的信任投票。香港的低税制、可自由兑换的国际货币和庞大的国际投资者,将对外国投资者更具吸引力,并且将加速香港与上海的交易量,吸引更多的新创公司,这也将有助于香港发展成为高科技股票交易中心。

  近年来,包括许多科技公司在内的大约200家中国大陆公司已在较大的美国市场上市。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政治紧张局势可能会引起科技或金融服务的新创公司从美国撤离,转移到上海或香港重新上市。美国目前仍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市场,但却面对来自中国大陆结合香港更为激烈的竞争。从美国与中国从关税战到科技战发展来看,在新冠肺炎疫情过后,全球局势可能将在金融科技发展、网络安全治理与电信标准上有重大变化。 

注释:

  ①Chris Wright, "Asia Banking:Inside Ant Financial's Nest," Euromoney (May 2, 2017), https://search.proquest.com/docview/1923239160?accountid=13838 (accessed May 14, 2020).

  ②Jonathan Holslag, "China's Roads to Influence," Asian Survey 50, No. 4 (July/August 2010):643.

  ③Beril Dedeo.lu and Tolga Bilener, "Neo- Functionalist Regional Integration Theory Put to Test in Asia:New Regionalism around India and ASEAN," Insight Turkey 19, Iss. 4 (Fall 2017):155-173, DOI:10.25253/99.2017194.10.

 

来源:中评网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